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回复: 0

我想你了, 龙哥

[复制链接]

8078

主题

8078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428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想你了, 龙哥
  

  我想你了, 龙哥

  ——有一根线

  

  

  阿龙和我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生死之交”,于这“生死之交”我持保留意见,而阿龙则对此喋喋不休,他认为,只要一起上山打过鸟下河摸过鱼便是上过刀山下过油锅同患难过的了,即生活和鱼鸟之死是交织在一起的。而生活的质量和鱼鸟的死亡数量成正比。那段时间里电视里正热播《水浒传》,阿龙时不时的会在嘴里吼:“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啊…”。阿龙时常打着这个幌子引领着我“偷鸡摸狗”,引号里是我的意思,每当我这样说的时候,阿龙便会摇头晃脑的说,你错了,这是“劫富济贫”,梁山好汉知道吗?我们就是他们的雏形。

  我和阿龙是同年,只是他大我些月份,阿龙借此恩威并施的要我叫他龙哥,但我宁死不屈,原因是我已经习惯叫他阿龙不想改口,更进一步的原因是叫他龙哥会让我想起香港电影里的。阿龙则不以为然,他认为没什么不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打打杀杀快意恩仇。阿龙时常在我面前摆大哥状,如每天放学后阿龙总是会问,今天有没有被欺负?要是有就告诉龙哥,龙哥替你出头。

  阿龙在我无数次的摇头说没有后终于盼来一丝曙光。

  这是一个打架的天气,阿龙嘴里不停不休。斜阳西沉,余晖尚自映着周围的小片天空,夜幕已准备拉上,吹来的凉风丝丝沁人心脾。我和阿龙刚把腿跨上单车,我的后脑就吃了一痛,我用手一摸,手上鲜血淋漓。回头一望,前一后四五个男生正在追逐,后面四个男生手里不住有石子呼呼飞啸,一时间没注意又有一颗打在我的脸上。阿龙身手敏捷躲过几颗袭向他的石子,一把扯过我,怒气冲冲地将其中一个男生拉住,左右开弓,狠狠煽了两耳光。另三个男生见同伴被打,放弃了追赶,立时将我和阿龙围住,目露凶光。阿龙这时候临危不乱,嘴里大吼一声:“慢…”,趁几个男生错愕间,阿龙抬腿踹倒一个,拉住我从缺口冲出。男生们回神过来后紧随其后。阿龙喘着粗气打手势要我骑单车走。其实这时候我气也是不打一处来,平白无故吃了石子。但敌众我寡,力敌肯定不行,更加上后脑伤得不轻,有点晕眩。不容我多想,阿龙将我推向旁边,那四个男生只认准了阿龙,对阿龙穷追不舍。我站在路边望着阿龙那飞足狂奔的样子想起了电影里主角们被一群古惑仔追杀的镜头。

  阿龙是怎样摆脱那四个男生的追赶的真正情形我不得而知。据阿龙所讲是那四个男生后来实在没有力气了才放弃追赶的。我看着阿龙脸上的淤伤心里涌起莫名哀伤。电影里的主角们大都是以悲剧收尾的啊!这件事情让阿龙在很多的场合里津津乐道吹嘘不已,他说的时候我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听,冲当着听众的角色。

  阿龙兄弟姐妹五个,他是老大。在农村这片贫瘠的土地上,阿龙家的经济条件便不是很好。我不知道阿龙是不是真的不想念书,在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提起要出去闯荡世界时候,阿龙和我是十四岁。也许是环境的原因,我们这地方的人大多读书不多,上过初中的人屈指可数。改革开放的经济浪潮也一度改革了人们的思想,挣钱是首[url=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jiankangzixun/xiyizixun/m/34439.html]海鲜有时候会有独特的性质[/url]要目的,字能认识几个钱能数清楚就行。于是许多或是自愿或是强迫或是无奈的男生女生抱着挣大钱的目的南下。每当谁家有人在早晨出门就会放一挂“千子笔”(鞭炮的一种,顾名思义是由约一千个鞭炮织成的。——作者注),阿龙听见了就会在鞭炮放完了跑来摇醒正在睡梦中的我。然后我就在迷糊中听阿龙张牙舞爪的描绘与发财有关的未来进而在他的又拉又扯中再也睡不成了懒床。

  而我对阿龙其实怀着依赖心理,如果有一天阿龙真的不在我身边了,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习惯多久,也许几天也许几年也许是一辈子。我知道阿龙的离开是迟早的事,每当看见阿龙眼里流露出的那种犹如刚成长成的鹰想离巢般的决绝时,我的心不知为什么的就惊慌起来,像是预知到结局的悲伤。

  阿龙最终没能如己所愿的那样离开,我清楚的记着那天的时间地点。这是我们十五岁的秋天,云淡风轻,放学后我和阿龙以及两个一起长大的伙伴们骑着单车回家,一路本来欢歌笑语谈笑风生,在经过岩鹰坡的时候,我们望着柑子园里的累累硕果,大片大片在从前就让我们垂涎欲滴的金黄在这时候显得别样的耀眼。

  那柑子肯定已经甜了,我舔了嘴唇。

  那我去摘几个出来,阿龙说。

  于是阿龙和另外两个伙伴腾空书包里的书,呼啦啦地像猿猴般瞬间翻越高高的围墙。然后在过了一段时间后听见围墙里传来一个少女的惊呼,和阿龙一同进去的伙伴这时从围墙里翻了出来,脸上写满了惊慌,嘴里留下“被发现了,我们快走!”后迅速骑车飞奔,只留下我在原地不知该走还是等着阿龙。阿龙在这时候也翻了出来脸上很明显的有几条划痕。我轻声问阿龙怎么了,阿龙一脸轻松,撇撇嘴,没什么,快走。

  然而事后的变化让所以的人都吃[url=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zhiliaozhunbei/14672.shtml]专家告诉你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在哪里[/url]惊不已,正当正看着《水浒传》里武松痛打蒋门神的阿龙也在嘿嘿哈嗬手舞足蹈的时候,几个警察很是威严的站在了我们面前。那会儿我清楚的看见阿龙的脸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张白纸,当警察把手铐铐在阿龙手上的时候,阿龙极力地挣扎着,大喊着,我没做,我没做……

  事情有时候就是发生的让人想像不到,我知道阿龙肯定不是那样的人。阿龙怎么可能去?后来我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情形。那天阿龙进去柑子园没多久就被柑子园主人的女儿给发现了,那两个伙伴见机不对赶紧翻了出来,而阿龙摘着柑子对主人女儿的呼喊充耳不闻,主人女儿见阿龙行为实在嚣张,便跑过来阻止阿龙,随及和阿龙扭打在了一起。阿龙一不小心把主人女儿的衣服给撕扯烂了,而阿龙的脸也吃了主人女儿的“白骨爪”。阿龙见机不对,这才翻了出来。而整件事情的事实已经被扭曲,柑子园主人回来得知情况后,竟报警称阿龙其女儿。而最后的结果让所有人都不得不扼腕叹息,阿龙被判未遂罪,坐牢两年。在得知事情至此的地步,我记得那一瞬间大脑里很是突兀的就空白起来,然后是阿龙那带着出去闯荡世界的憧憬的面容浮现在眼前。那一刻,我蹲在了地上,放声大哭起来。在[url=http://www.baidianfeng88.org/yfbdf/cybdf/m/2015.html]魅力女神节,中科带你欣赏最美的自己![/url]之后的许多个夜里,我都会梦见阿龙和我一起打鸟捉鱼开玩笑吵闹。然而再醒来,明白阿龙正在坐牢时,我就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我想我这一辈子都欠着阿龙了,如果阿龙出来了,我想我一定会叫他,龙哥。

  两年的时间一晃而过,而那时候我因读高中了也不再跑通学,改在学校寄宿。阿龙从牢里出来的那天我没能去迎接他,在得悉他出来的消息时我兴奋得成了一个猴子,欢蹦乱跳起来。然而在双休日回到家里时,阿龙,已经真的开始出去闯荡世界了。我竟没能在他坐牢这么久出来后见上他一面。于是又是一年两年,阿龙在过年的时候也不再回来,甚至也不给家里一个电话。所有的人都失去了阿龙的消息。我高中毕业后, 也背负起行囊去了阿龙所在的城市东莞。我极力地寻找着与阿龙有关的任何消息,但是阿龙就像是一个捉迷藏不想被人寻到的小孩,把自己藏匿在一个任何人也找不到的地方。

  很多的时候我会一个人行走在异乡街头,走走停停,脑海会穿越时空回到多年以前。有时候我甚至期盼着能在某一个转弯的街角和阿龙邂逅,那将会是一件多么令人欣慰的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在这世态[url=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linchuangbiaoxian/43558.shtml]艾炙能将白癜风治好吗[/url]炎凉人情淡薄的他乡,深深地怀念起了那些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来。然而有些东西同样的也迅不及防的侵入,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当我想回忆阿龙的面容时,惊慌的发现自己竟已经记不起他的样子,无论我怎样的摇头也无济于事。阿龙的样子在脑海里呈现的是一团很是模糊的影子。我想,阿龙是不是真的就这样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不见了?尽管我并不相信会如此。

  只是阿龙,我想告诉你,没有不犯错的人,更何况你并没有错。龙哥,我最好的兄弟,当我敲下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想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6 20:26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