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回复: 0

岁月脱落

[复制链接]

1259

主题

1259

帖子

383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39
发表于 2018-11-9 14: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岁月脱落
   

  

  岁月脱落

  ——林后

  

  

  一

  在我六岁那年,我妈离开我们,去了天上。这是大哥告诉我的。于是我看了看天上,没有梯子她怎么上去呢。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太困难了,我也没有再问下去,我估计大哥也没办法回答上来,问得多了也许会招来一顿臭骂,我是知道他的脾气的。不过我还是始终认为我妈就在门前那棵木梓树旁边睡觉。她太累了,爹死后家里就是她最心了。这回她可以永远的休息了。她喜欢木梓树,这是我们家庭的一项经济来源,她想死后好好保护它,于是就被埋在了木梓树旁边。木梓树春天开花,夏天会长出绿色的硬果,到了秋天快收红薯的时候,它们就会咧开,白色的种子成四粒展开,也有五粒的。我仔细数过,是有这个例外的。这个时候,漫山遍野都是斑斑点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甘甜的味道,其实这东西不能吃,很多人都把有种子的枝条砍下来,又把种子收起来,拿去卖掉,换一些盐回来。据说这些种子最终用来做成了肥皂。后来我在给念九家做短工时见过。念九是个大地主,家虽然有粮食、有肉,但家里人太多,所以他一个月才能吃上一顿肉。他家老婆的衣服就是用肥皂洗的。其他人的衣服是用碎皂荚果洗的,他老婆很厉害。为人不善,有报应,死得早,最后埋在一棵柿子树下,自那以后,那棵柿子树再也没有去摘。我妈坟旁的木梓树每年都会结籽,我哥每年都会去收籽。他先给妈烧一些火纸,然后再砍枝条,用手粒粒摘籽,十分虔诚,像是上天所赐。

  卖完籽,大哥带回四吊钱,拿出一吊钱交给朱老先生,让我跟他学识字,算是私塾。但我没有学到什么。朱老先生原是念九地主家的账房先生,老了,累了,就回家了。我哥看到他在家没事,就让我去跟他学字。他的学生总共三个,一个去了台湾,另外一个在战争中**了。我没有学多久,识字也不多。每天去上课,首先得在他家门外台阶上坐上两个时辰,聆听他在内堂猛烈地咳嗽和拉尿的声音。这时他老婆来开门,我们爬上摆在堂屋中间的一张八仙桌,开始一天的功课。他上半天只教一个时辰写字,下半天让我们玩玩或学一些算账,这是他的老本行。学算账并不需要用毛笔,而是在他家旁边的一块沙地上用树枝写数字,算盘就放在他的膝盖上,他的手指不太灵活,但仍能将珠子打的吧吧响,跟战场上的声有很大的区别:一个听起来让我平静,而另一个让人恐惧。下午的时光总是那么快,也是我每天去上学的惟一盼望的:屋后的那片灌木林是我们三个人的天堂。上完课,我们就会跑到屋后,去拔竹节草,一节一节的拔下来,攥在手中,看谁弄得多。以为它形状奇特,会有很大用途,但最终也没有派上用场,第二天就枯了。我们也会去抓蚯蚓、蝈蝈、天牛,最刺激的还是偷偷地跑到村口的小河里去游泳,这是一个冒险的事,被大哥知道了会收获一顿饱打,当然只有天热的时候我们才会趁大人们不注意的空当去,游泳的机会少,也很少出事。第二天先生要我们回答头天所学的课,总是什么也想不起来。窗外的小鸟叫得清脆,一只飞走了又飞来了一只。先生戒尺落下的时候,我看见一只黄毛老鼠从墙角的大洞出来看见这么多人,又缩了回去。要是我能钻进老鼠洞里去看看那多好。我知道先生不会生气,更不会打我们,他太老了,也没有那力气,我是这样猜测的。

  大哥看我上学不争气,他让我上了一年后就回家放牛放羊,也有割草打理家务。我于是开始怀念上学的美好时光,而这时大哥对我的不满意一天比一天增加。他总是骂我成天发呆不做事。他要我眼中要有活,自己主动找活干。我也真正开始怕他,不敢问他我的眼睛这么小怎么放得下他给我安排的那么事呢。从我不上学后,他每天都会上火。白天他有时去给三老爷家做短工,有时上山砍干柴以备秋天做瓦烧窑用。卖瓦是一门生计。晚上他睡得很少,也睡不着,他得攒钱娶媳妇,还有我们五个兄弟的生活,都得他心,谁叫他是老大呢。在我看来,他就是我们家的大树。

  我爹在我出生不到一年就去了天上。他是一个泥瓦匠,据说会吹锁呐,说得上是一个艺人。会一门手艺就会被称为艺人。也正是他会做瓦和烧窑,所以我家住的是三间瓦房,不算大,村子里除了地主,有这样好的房子不多。鸡笼摆在[url=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zhiliaozhunbei/m/38447.shtml]小儿白斑饮食也需谨慎[/url]大门左侧,每天早上把鸡放出去,在黄昏它们就会自己回笼。在这一天中,有些母鸡会跑回笼下蛋。不知为什么,它们总是先看清楚鸡窝里必须有有一个蛋作引蛋,否则它是不会把蛋下在窝里,它宁愿忍着不下或是下到其它的地方。有好几次我就看见几只母鸡就把蛋下到了屋后的干草中,我想把它们收起来,但又怕大哥骂我想拿蛋孵小鸡,实际上我从来都没有这种想法。其他人也没有时间注意这个细节,于是在屋后干草中下蛋的鸡增多。有一只鸡我一直以为它在干草中下蛋,成天赖在窝中不走,就是那只白色的母鸡。在我心中它是个很勤奋的母鸡,不吃不喝地在那下蛋,其它的母鸡害怕它,就把蛋下到了其它的地方。这叫我很为难,找不到鸡蛋,门后的那条竹条就会在我的身上亲吻。去找鸡蛋不是一件易事,这个行为本身就有可能招来大哥的责问。于是这增加了我对那只白色母鸡的好感,其它的母鸡给我添加了麻烦,我很不喜欢。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去找鸡蛋,如果大哥问我,我可以把它列到家务事中,这也应了大哥那句眼中有活这句话。就这样,我又多了一件事就是去收鸡蛋,交给大哥让他去卖,而我只能看看铜钱或是听听铜钱撞击的声音,这也是一种享受,这群母鸡什么也不知道。突然一天,那只母鸡带着一群黄色小鸡出现在屋后的干草中找虫子吃,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当时的感受,我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大哥很高兴,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晚上这些小鸡都回到干草中在母鸡的羽毛下睡觉,小蛐蛐的声音不断。这群小鸡长大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一天晚上就有两只小鸡被蛇吃掉了。这是大哥猜测的,他很伤心,于是他就把它们转移到屋内的鸡笼旁边。晚上用一只竹筐盖上,并用一块砖头压在上面,这样就安全了,我记得妈以前也这样做过,那时根本没有在意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明白了,这是出于安全考虑。后来这些都很争气,一个个长大后,下蛋都很努力,自己找食,一个接一个地飞向鸡窝去下蛋,家里的铜钱也一天天变多,它们为我大哥娶媳妇帮了很大的忙。大哥用铜钱换回一些在我看来没有什么用的东西,比如说花布和红绳子之类的东西,难道就拿这些去换一个媳妇,我看不可能,我也只敢心里这样想。他后来变得很忙,白天做工回来还不觉得累,继续做瓦胚。晚上我第二次醒过来他还在院子里做,我还听到了有人洗衣服的声音,泼水的声音。自从我妈走了以后,晚上好久没有听见洗衣的声音了。月光穿过瓦片裂缝照进房间里,我又好像回到了妈妈的怀里。伴随着院子里忙碌的声音我又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我看见院子里晾着一竹杆衣服,这些衣服我也记不清它们有多久没有喝水了。我不敢问昨夜洗衣的人是谁,我想这是好事。穿着被洗干净的衣服真的很舒服,好像比原来轻了一半,也没有了汗味,这种感觉久违了。大哥看到我穿着昨晚刚洗过的衣服像穿上了新衣,他的眼圈红了。他也许想起了妈在世的日子了,我也想起了,但我们都不能再回到那段时光了。

  大哥有时晚上也出去,回来也很晚,但精神却很好。他也有时安排我把家里弄得整齐一点,不过不管我怎么弄,他还是不满意,但也不怎么骂我,他知道有些事他骂也不怎么顶事。很快院子里的瓦胚被送进土窑烧[url=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jiankangzixun/baidianfengpinglun/m/63946.html]它的危害使人汗颜[/url]成了瓦并被几家做新房的人买了去,变成好几大串铜钱。有很多事我并不知道,比如说他的婚前的准备。我只知道有一天来了几个同村的人送来了一顶花骄放在院子里,接着帮忙收拾出一间空房,贴[url=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baojian/kongjuzh/32809.html]关于补铁方面的一些讲解[/url]上了喜字,还请朱老先生写了两幅对联贴在大门和和那间空房门上。第二天来的人更多,有做饭的,有抬花骄的,还有敲锣打鼓的,真是热闹。第三天我嫂子就进门了。这三天事太多,我都说不完了。我只感觉吃的好,玩得好,也没有人管我,连放牛羊都有三锁陪着我,当然是因为他知道我有一挂丢在地上没有来得及响的鞭炮,我答应给他两颗。吃过宵夜后,客人都走了,我也因为这三天玩得太累,上床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乡亲们都说我大哥不错,有能耐,娶了一个好媳妇。因为嫂子在村里的口碑好,人又长得俊,这样的媳妇难得啊。当然大哥能娶回一个还算令家里人满意的媳妇这与我家的三间瓦房和家传的手艺有很大的关系。在当时有像样的房子娶媳妇说话就有底气,有一门手艺更是解决了衣食住行等诸多问题,一辈子的生活就是在一个高起点上发展。这个看法一直持续到现在,只不过被总结成了几大件,就比如说要有收音机、手表和缝纫机女方才肯嫁,这是一个生活水平的标志。

  家里终于结束了我和大哥的二人世界,嫂子给我们的生活带了活力。大哥高兴,做事也卖力,骂[url=http://www.zgbdf.net/baidianfengjiankangzixun/redianguanzhu/23541.html]恶性肿瘤第年的增长率值得我们关注[/url]我也变少了,家里也比前清爽多了,我也少了很多事,只需管好牛和羊,割草另有拾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9 22:27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