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0|回复: 0

清明,泪满衣襟

[复制链接]

1868

主题

1868

帖子

563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632
发表于 2018-11-9 14: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杏花开了,又一季清明时节,不禁想起老任。

    

  认识老任是在酒桌,那段时间春雨纷纷,诸多尘世的凡事让我愁怀满胸,于是迷恋上了喝酒,一醉解百愁,我天天去门口的那个餐馆,要一盘青椒,泯两口白酒,和着屋外的细雨,想自己的心事。

    

  餐馆就是老任开的,他人看上去颇为厚道,年龄已大背有些驼,但有客人上门便倒茶递烟,那份热心常常让人忍不住吃饭时就想起他的餐馆,于是他的餐馆顾客盈门。

    

  多去两次,老任便注意到我这个以喝酒为主的顾客。一次等我放下酒杯,就发现他坐在我的对面,正用挂在脖子上的围裙擦着双手:“怎么,有事啊?”我苦笑笑,“年轻人,少喝一点酒,有什么事情过不去呢,说说吧,闷酒不好喝啊”,他说着拿过一个酒杯,自[url=http://pf.39.net/bdfyy/bdflx/]白癜风学术峰会[/url]己斟满了我已喝得看见瓶底的小白杨。我摇摇头,虽然我知道他的好心,但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在[url=http://news.163.com/17/0328/17/CGKOOSB000018AOP.html]为白癜风患者健康保驾护航[/url]一个几乎陌生的人面前开口,只是极其含糊的说了句现在的生活不好过之类的话。

    

  “只要心情开朗生活就有希望啊”,老任一口泯尽杯中的酒说:“你喝酒你痛苦,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你快活你欢乐,日子还是一天天过去,你选择那一种啊?”其时的我自认为在工作中受的挫折太深,什么也听不进去。你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不知饿汉的饥,我在心底暗暗念叨。

    

  在以后的日子,雨照样下,酒也照样喝,只不过多了一个伴——在人少时老任便让店里唯一的小伙计打理,他坐下来陪我喝酒,喝我的小白杨,也喝他的驼老大。每次他都劝我少喝点,每次他都说那一句话,“只要心情开朗生活就有希望啊”,我也每次依旧念叨他饱汉不知饿汉的饥,不过觉得这老头唠叨起来有点像自己的父母,出门在外时间长了,听到这样的声音总觉得有些亲切。只是一次喝过了头,他又劝我,我朝他穷吼:“你自己的餐馆生意这么好,你当然不觉得日子难过”,他掌过一杯酒:“生活就是这么过来的,你还嫩啊小伙子。”

    

  以后好几天,我没有再去老任的餐馆,心里觉得不应该把气撒到他身上,极其不好意思。

    

  再过了好多天,潮湿的心情终于被时间这个太阳晾晒干燥,愁酒也不用再品,只是突然间想起老任。晚间,我蹒跚在老任的餐馆前,磨蹭了好长时间却不见老任的身影,再也顾不得面子走进店里,老任不在,伙计告诉我,老任去送饭了。

    

  “送饭?”我极其惊异,以为这个老头又有了新的生意经,这老头,不简单呐。“你不知道?”伙计给我解释:“他给老伴送饭去了”。我还是纳闷,喝了这么多场酒了,不知道老任还有个老伴,“他老伴忙什么呢?连饭也顾不上来吃?”我问。伙计面上的表情似我一样惊异:“他老伴生孩子时难产,都在床上瘫了四十几年了,你不知道哇?”我默默摇摇头。

    

  心底那一刻的震撼难以言语,我只是记起那句话,“只要心情开朗生活就有希望啊”!我该说什么呢,我在那四十多年的痛苦面前立时显得那么渺小,那么懦弱。

    

  那天晚上,我特意提了一瓶充国酒和老任喝到半夜。酒过三巡,老任有些唏嘘地念叨:“又到清明了,总算苦撑了这一辈子,只是这到头来连个烧纸钱的人也没有……”我把他的那句话送了回去:“只要心情开朗生活就有希望啊”,他笑笑,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我靠钉鞋起家,总算没让老伴受委屈啊,可这人老了,总得死啊,我就怕死在老伴前头,谁照顾她啊?”喝酒,喝酒,长时间的相对无言,我一个毛头小伙实在想不出什么语言去安慰他,只是觉得这个老头心里的那份爱比花前月下海誓山盟踏实多了,我的眼睛湿湿的,想哭。

    

  以后搬了家[url=http://m.39.net/pf/a_4761061.html]白癜风治疗方法哪种好[/url],在老任的餐馆很少去了。再到后[url=http://wapyyk.39.net/bj/zonghe/89ac7.html]北京看白癜风效果好医院[/url]来,看见老任的餐馆也关门歇业了,终于失去了老任的音信,不过那句话时常在耳边想起:“只要心情开朗生活就有希望啊”,所以以后的生活哪怕苦闷时也开心了许多。

    

  整整一年之后,又是一季清明,我和朋友相约上山踏青,在南山的半山腰,突然看到一位驼背地老人孤零零的蜷缩着蹲在一块崭新的墓碑前,是老任。我站在他的身旁,他看到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她走了,陪我受了四十多年的苦,现在终于不受委屈了。”他突然笑笑:“她比我好啊,还有我来给她烧几个纸钱,我到阴间连喝杯酒都没人给两个钱哟,不过只要她比我好我也安心了。”

    

  风刮起冥钱的灰烬,在老任的身边旋转,苍老笑声中,他泪满衣襟。片刻,我的鼻子也酸酸的,在那一季清明,我也因为一个老人泪满衣襟。

    

  杏花开了,又一季清明时节,想起老任,我依旧泪满衣襟。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要发表请与作者联系。
联系方式:(Email)wxwlnf@sina.com|(OICQ)7902176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9 22:36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