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回复: 0

三天繁华四天沉寂

[复制链接]

1860

主题

1860

帖子

560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608
发表于 2018-11-9 14: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天繁华四天沉寂
  十六年的时光我打马而过,任荏苒再次模糊了我的希翼,可关于未来却没有任何乞求。看着那些孤单的笑着跳着的人们,便觉得他们很是坚强。那么的勇敢,那么的无畏。可是我呢?似乎就是活在他们的身影中,拼命的追逐着他们的脚步,或在自己完整的信仰中,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与完美。或者关于友谊,关于感情,关于生命,关于信仰------翻开过去竟是心中一圈一圈徘徊的足迹,未来就是我指尖殷涌的暗红色。

  

  三天繁华四天沉寂

  ——颜歌

  

  

  星期一

  那时我出生的年代,妈妈给我去了个很淑女的名字------纪荷烟,我在哥哥姐姐的宠溺中不知不觉的长大.

  星期二

  初三的我依旧叛逆嚣张,户口本上用的是哥哥给我起的名字------秦沨.

  大哥说:“秦是外公的姓氏,你随外公的姓,不要辜负了外公对你的期望.”我点点头.

  大哥又说:“沨是枫的谐音字,我是希望你能像枫树一样不怕孤独漂泊,永远坚强.但你是女孩子,女孩子是像水一样柔美的,沨是水声的意思,所以用了这个字.好么?”我点点头,默许了楚沨这个名字.

  星期三

  照例,吃中午饭前我要去十五班找她同去.她是安宁,我从六年级就认识的老友.可以肯定的说有时候她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我,虽然每次见面都会像打架一样吵来吵去,但一天不见面就想的要死.

  她从教室后门出来张牙舞爪的挥舞着明晃晃的似乎要滴下油的餐具,当然其实是很干净的.

  “你淑女一点,这副样子,我没被吓倒,小心周围人把你当成母夜叉.”我的嘴很恶毒的损了她一句.

  “嘁---,你等我,我去把勺子冲一下.”她懒的与我计较,反正也已经习惯了.径直往盟洗室跑去,侧头叮嘱我.

  “嗯,快点儿.”

  她穿着一件米色带帽子的长风衣,,几米笔下的小女孩都是这副打扮,虽然我曾不止一次的提醒她:她穿这件衣服不好看.你想吗,她有点胖,个子又不太高,短短硬硬的辫子扎在脑后,跑起来,屁股就扭啊扭的,百分百的非美女级别,要是穿件别的衣服还过得去,但是她就是固执的不肯换.大概是这个理由吧.

  “沨子,你文章发表了,写得不错,怎没没用笔名?”安宁把手搭在我的臂弯上,挽着我.

  “觉得这样真实一点.”

  “你喜欢韩寒?对吧.”她狡诈的问.

  [url=http://pf.39.net/bdfyy/bdflx/150921/4699270.html]公益中国援助定点白癜风医院[/url]“那么多人都喜欢韩寒,多我一个也不多啊.”

  每天我们去食堂都比较晚,没多少人吃饭了,倒也清静.偌大的食堂里只有稀疏的一些学生在吃饭,而他们大多都是因为去篮球馆打比赛,才这么晚才来吃饭.

  “大爷,我要---”我话还没说完,食堂大爷就把盛好的餐盘端了出来.

  “知道你爱吃这个,每天都买,我就提前帮你留下来了,谁叫你这丫头嘴这么甜呢,快去吃吧.”大爷慈眉善目的,下次一定要在评食堂人员服务态度时给他一个古道热肠奖

  “谢谢大爷.”我笑的是春花灿烂.

  安宁早就找好位置了,看见我买好了饭,连忙来接应我.

  “姐妹我办事有效率吧.”

  “快,你最棒.”

  “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的意思是说,你骨子里是暗恋韩寒的.”

  “瞎说.”我埋头奋战.

  她还在津津有味的研讨:“每次有韩寒的签书会,你就是请假也一定要去,去了就拼命的买书,恨不得把自己都押在书店里,卖完以后你又不敢去让他签名,最多只签一本,结果,便宜了江南他们,倒是人手一本.,要不就把韩寒的照片贴的满屋都是,桌面也是他,书签也是他.你说怎么样?”

  “你想多了,我就是特喜欢韩寒,[url=http://health.yealer.com/bdf/]白癜风最好的医院[/url]怎么能说是暗恋呢?”

  “你不用笔名是因为韩寒就一直用他的原名.”

  “郭敬明还用他的原名呢,张悦然还用原名呢,我也喜欢他们呀,你不会给我安上个同性恋的名号吧.你真是无聊了.”我看着她一板一眼的说

  “开玩笑呢,你还生气啊?无聊.”她闭上嘴巴认真的啃自己的馒头.

  忽然听见背后有人说:秦沨真他妈嚣张,看她就恶心.”

  一口馒头就卡在嗓子眼上,不上不下,憋的我满脸通红,咳个不停.

  安宁见我这副样子,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把水递给我,又用力的拍我的后背,千辛万苦算是没把我卡死.这下安宁生气了.

  “背后说人长短算什么本事啊,有本事当面和人家计较,你算老几呀,再说了,见了秦沨,请你说你也不敢说,这又是何苦呢.骂脏话算本事啦,真没教养,家里大人怎么调教的.开始我还以为是谁家的猪崽哼哼呢.”安宁眼睛扫射着我背后的两个身影,嘴里却是不依不饶的.“要身材没身材,要品位没品位,居然用粉色的背包,装什么嫩啊,真俗气.哼,损你我还嫌费口水呢.”

  “安宁,何必和这种没家教的人生气,犯不上.吃饭吧.”我劝她,要不她是真的会把吃饭的时间全花在损人上的.

  她朝我回眸一笑,“白痴,我在替你出气,知道你吃饭时从来不损人的.”

  我耸耸肩,无语.

  “妹妹,大作发表了,恭喜.”来人拍拍我的肩膀在我和安宁对面坐下.

  “大哥,你还没吃呢?”我朝他坏坏的笑着.

  “呵呵,你有阴谋.每次一发坏,就阴阴的笑.”

  “嘁------ ”计划被识破,我就一句不搭一句的和他天南地北的瞎扯.

  安宁一直没出声,一口一口的啃着自己的馒头.

    

  下午的阳光晒的我昏昏欲睡,然后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化学老师可真帅,还有昨夜我一定是睡着后把被子踹开了,要不现在怎么会像感冒似的,头昏眼花.

    

  星期四

  今天突然觉得异样的寂寞,站在宿舍窗前望着远处隐约连绵的山,心里就一阵又一阵暗涌的不知所措.

  阳光呼啸着明媚的时间,它们轰轰烈烈的向前冲去,我就像个迷路的孩子,没能搭上这班车,就被它们扔在后面,孤单的不断的追着.

  我是个不爱抱怨的人,或者是我很认命.不,是宿命.在这个学校里,我放弃所有无谓的挣扎,任一切让我心生烦躁的规矩,慢慢[url=http://www.bdfyy999.com/m/]中科白癜风暖心公益活动[/url]磨去我的棱角和羁傲.每次当他们说: “那样不可以,你要这样做.”我低下头,然后改正.然后不断的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其实我是真的不愿意让我的爸爸妈妈替我担心,因为我从小到达一直都是个让人心,让人无奈的孩子.一次又一次的叛逃,一次又一次的喧嚣,可当我看见爸爸躲在房间里流泪时,我的心一下子就固执不起来了,那是撕扯着的痛.我忍下所有不甘,我放下所有追逐,然后远远观望着自己认为最幸福的事,却投身到一场又一场激烈的角逐中去.也许这就是成长所带来的最痛苦的代价.放弃不仅是一种结束,也是另外一种开端.而生活终究是在理想之上的一种东西.

  一路狂奔.

  走在教学楼的路上,明亮的阳光使我不敢抬头直视,我低下头,甬路上一些细碎的玻璃反射出和阳光一样明亮的光芒,刺的我眼睛好痛好痛.然后就有泪水微微的渗了出来,可我还得走下去呀,我能怎么办呢?

  走廊里都有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很多人在做卫生,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

  小志今天比我来的早,我对他呲牙咧嘴的笑,很狂妄很自豪.阳光从蓝色的窗帘外照射进来,落在我脸上深浅不一的斑痕.他傻傻的朝我乐了.小志很喜欢我,很爱我,我明白他是真心真意的把我当作朋友,不希望我受一点的伤害.他曾经在愚人节前一天夜里问我:如果我喜欢你,你会接受我么?然后我想也没想的告诉他:不会.他没问原因.我很奇怪:你知道为什么么?他的回答让我很感动:你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你不用告诉我我也可以理解你.因为你是那么好的人.可是我还是说出了我的理由,很虚伪的一个理由:因为你没钱,我喜欢有钱的男孩.他的表情很无奈也很平和:那我们是好朋友么?我说是,一辈子都是.他就笑了.

  想想自己还真是虚伪呀,小志对我倒是真的好,会问我吃没吃早点,会在我没吃饭时用课间时间跑下楼给我买饼干,会在我冷时毫不犹豫的把衣服脱给我,会在我心情不好时当个废话漏子劝慰我.他为什么不能有钱一点呢?

  我从窗户把头伸出去,走廊里人来人往.俊生大哥走过来,停下脚步,看着我.“大哥.”我叫他.

  他点头笑了,很宠溺的笑,然后摸摸我的头发.只有他才会永远把我当成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摸摸我的头发,然后宠溺的笑.

  一直到高中都没有一个男孩子追求过我,想想好像挺失败的,可转念一想,难道我会接受那些小男生的爱,来一段纯纯的少年恋情?肯定不会啦.我的男朋友要比我大四五岁,嫁个有钱人,他要温柔体贴幽默坚强嗯干流无情冷酷浪漫专一花心------小志敲敲我的头,矛盾啦.没呀.我是要他对我温柔体贴,对别的女子冷漠,对我专一,对其他人花心,对我专情,对别人无情------

  “那他会娶你么?”他皮笑肉不笑的问.又愤愤的说:“你纯粹是烧坏神经线了.”

  “其实也没那么多要求了,只要他有钱就好了.”

  “他要是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呢?”

  “我就嫁给他孙子好了.”毫不犹豫的说.

  “你,你------”他几欲气绝的指着我无话可说.

  我朝他嫣然一笑,见鬼去吧,我要做单身贵族.

    

  星期五

  凌晨两点了:

  我坐在电脑前忍着手指的麻木,脖子的僵硬,眼睛的酸痛坚持不懈的敲着键盘铸造着我的文字世界.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我知道一切不容易,我的心始终温习说服自己,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爱真的需要勇气,去面对流言蜚语,------“手机死挺着召唤我,我用力的敲下回车键,气势汹汹的起手机. “喂?谁呀?几点了还不睡觉?大半夜的打什么电话?该干嘛干嘛去.”谁打劫我的灵感,谁就应该受到噪音的危害.

  “还没睡呢?两点了,你快休息吧.”江南好脾气的忍耐着我的狂暴.

  “你小子还不约会周公去?”我得意洋洋的把自己撂在床上,大笑.

  “得了,别犯病了,猫头鹰赛的,我都睡一觉了.上厕所回来想看看你那里收工了么,打个电话关心一下.”听见他上床的声音,床架子吱吱的响.

  “挂了吧,你们屋里哥们都睡了,咱们别吵醒他们.”我口里讲着话,眼睛盯着白白的房顶,好像出现幻觉似的,密密麻麻的开出好多的花.一朵一朵紧密的排列着.

  “那我挂了,你也早点休息.别忘了临睡前关机.”

  “晚安.”

  那边嘟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我扔下手机,侧头看见了灌篮高手的海报.仙道的笑像风一样绽放了一下子感动了我的全部,他漫不经心的扬起嘴角,仿佛是活在一个人的世界,不由我拒绝便为他失了神.

  想想,都快十七岁了,却还是每天浑浑噩噩,没有为自己做个打算.我突然觉得很失败,不,不是失败,而是不够从容.中三的老师曾很大方的在许多人面前夸奖我:“她是我很欣赏的学生,说话办事都从容大度,有气质,又很用心,她一定会有很好的发展.”可如今,老师,我反而愧疚自己担当不起这么重的期望.真的很失落,才华,找不到合适的施展舞台,成绩,每天拼死拼活的扎在题海里,却没多少提高,人际交往也史无前例的亮了红灯.唉,今年是不是我命中犯相啊?怎么这么倒霉?


  联系方式:(Email)fengguodadi@sohu.com|(OICQ)45270573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9 21:42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