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起飞

[复制链接]

1150

主题

1150

帖子

350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0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起飞
  

  起飞

  ——周文武

  

  

    

    

  起 飛

    

    

  周文武

  联系地址:湖北大学物电学院02级通信工程

    

  邮编:430062 电话:027-88601626

    

  E-mail:zww628@yahoo.com.cn

    

    

    

    

    

  (上集)

    

  A

    

  在登机口回望的那一刻,自认为已经够坚强的我还是突然热泪盈眶。心里像锅沸水一样,剧烈地翻腾着。我只有把行李换到左手,腾出右手来,向送行的人挥手告别。

    

  苍老但此刻却气色很好的父亲,正默默地望着我,向我点头示意。父亲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我知道他的那一重重的颔首是叫我保重。柔弱的母亲还在抹着眼泪。从云姨家出来,她就一直重复着这样的动作。庭芳正挽着母亲,脉脉含情地望着我,向我挥手。我亲爱的人啊,我知道你的心已在泪水中缺堤,可你还是显得这么坚强!小莉生怕我没看见她一样,跳跃着,挥着手,嘴里一直叫:“三石,到了记得打电话给我。常写信回来……”我向她微微一笑,答了声:“好,我会的。”云姨只是向着我微笑,她的希望是我会过得好,学业进步……

    

  该说的话早已说过,祝福的话也已经重复了千次万次。我朝亲人们挥挥手,一扭头就钻进了机舱。

    

  飞机在一阵轰鸣声中起飞了。冲上了蓝天,刺透了云层。豁然开朗的景象让人兴奋得无以言比。好像看到了一个新的天空。

    

  送行的人站在广场上,望着上空的飞机渐渐的消失了踪影。机身反射回来的白光刺得人眼睛生痛。庭芳用纸巾拭着眼泪,说,“伯父,伯母,我们回去吧。”

    

  在记程车里,庭芳和小莉陪着母亲坐在后排。一路上,庭芳没有说话,小莉也维持着这共同创造的沉默。

    

  到了云姨家里,云姨招呼庭芳和小[url=http://pf.39.net/bdfyy/qsnbdf/160314/4786877.html]白癜风遮盖液[/url]莉进去坐坐,庭芳却说:“不了,阿姨,我们还是回去好。伯父,伯母,我们回去了,我会常来看您二老的。再见!”

    

  上了公交车,小莉看到庭芳还是那么沮丧的表情,就轻拍着她的肩膀:“庭芳,不要再装坚强了,想哭就哭吧,有我在呢。”就像雨夜里,推开一扇窗,风突然闯了进来,雨也飘进来一样,庭芳一下扑到小莉的肩膀上,嘤嘤地开始了抽泣。小莉递过去纸巾,说:“庭芳,你哭吧,想哭就大声地哭!哭完就没事了。”果然,庭芳的哭声如突然而至的响雷,“哇”地喊了出声来,眼泪也如断了线的珠子,扑簌扑簌地往下掉。车厢里其他的乘客被这突然的哭声吓得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小莉立即向他们做手势,点头致谦,乘客们就都收起了惊恐的表情。有的还送来理解而善意的微笑,其中含着无言的安慰话语。

    

  我坐在靠窗的座位。掀起窗帘,望着外面的一切,好像在想很多事,又好像什么事也没想。从飞机启动开始,我就感到心被揪得好痛好痛。我就要离开这里了,离开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的师长们,而且一去就是四年!留在这里的是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我会想念你们的,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我的根生在了这里,我的魂只可能在这片土地上寄存。就算我飞得再高,飞得再远,我的心还是系在我热烈地爱着人的心上啊!

    

    

    

  B

    

  飞机平稳地飞往地球的另一端。那里有一个国度,有我未来的恩师和学友。我拉下窗帘,却关不住思绪,它们向我来时的方向飘飞。我已能有条理地回忆往事了。往日的一幕幕飞速地在大脑中闪现,我一闭眼就能捕捉到它的一年半载。

    

  我和庭芳一年前才认识,那时我大二。我们中途有了一点小波折,我是怎样费尽心思地挽救,死心塌地的坚持,庭芳才又放心地投入我的怀抱啊。

    

  我当班长,和同学的关系很和谐,有几个特别谈得来的朋友,其中有小莉。小莉是那种身型娇小的女孩子,很开朗,笑容常能使人忘却烦恼。她在班里班外都是个知名度很高的漂亮[url=http://pf.39.net/bdfyy/dbfzl/160319/4793199.html]中医治疗白癜风的方法[/url]妹妹,因此自然招人喜欢,从大一起就有追求者。但小莉心性高,加上稚气未脱,跟他们混在一起称兄道弟的,根本没想更多。

    

  大二上学期,小妹妹终于情窦初开,开始知情识爱了,就在那些追求者中挑了一个谈起了恋爱。她还经常跟我讲她男朋友平成的趣事,说完就自个“咯咯”地笑得前仰后合。

    

  那年的圣诞节夜,小莉和男朋友平成一起出去玩,去的时候还嘻嘻哈哈的,回来时却泪流满面,要死要活的,说非要宰了那个臭小子不可。

    

  我们院的圣诞晚会刚结束,我拉着庭芳的手,送她回寝室。冬夜的风刺骨地冰冷,我将庭芳的衣服裹紧,并顺势抱住了她,轻轻地说:“庭芳,我爱你。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但愿以后每年的今天,在这个浪漫的圣诞夜里,你都会陪在我的身旁。”庭芳望着我好久,傻乎乎的表情越发显得可爱。最后,庭芳说:“磊,我也爱你。”

    

  要不是外面的风冷,我和庭芳就会一直这么对视到天明。有一种感觉,我到现在才知道,什么才是爱情。从认识庭芳开始,我就有了一种新生的感觉。世界也宽敞了,干什么事也更加有热情了。我知道这是庭芳给我带来的。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份感情的来之不易,我明白我不能再失去一次这样的机会。所以我每天都在细心的呵护着我们之间这棵爱的树苗成长,给予充足的肥料、水分和阳光,希望它长成参天的树木。我爱庭芳,用尽我全部的爱,还有感激。

    

  送庭芳回到寝室,我刚一回到寝室坐下,就听到电话响了。“三石,你死到哪里去了嘛?找你几次都没人。我失恋了,我要了,你快来啊,我在你们楼下等你。”小莉的声音带着哭腔,看来不是开玩笑。

    

  我赶紧下楼,她正苦着脸站在风中。我走过去,急忙问:“小莉,到底怎么回事啊?”小莉却一拔腿,向前跑去,出了公寓门。我叫着她的名字,追了上去。小莉把我带到一片这个时候没多少人的树林旁,就停住了,我追到她跟前,问:“小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说清楚啊。”谁知,小莉一下扑到我怀里,就“哇哇”地大声哭了起来。嘴里骂着:“平成这个臭小子,平成这个臭小子……”我推了推她,没能推开。

    

  小莉的哭声渐渐的小了,她从我的怀里离开,情绪也稳定了下来,开始讲她们那晚的事:平成约小莉出去,原来是要说分手的。小莉还以为是趁圣诞节好好玩一下,于是又是拉着平成跳舞,又是硬把麦克风塞给他要他唱歌。整晚小莉都是主角,平成都找不到机会开口,只是被当作一个供使唤的叫来叫去。回来的一路上,平成都在想着怎么开口,没有和小莉搭话。小莉还沉浸在不久前的欢乐中,一直推搡着平成,问怎么不说话[url=http://www.paisufa.com/]中科医院获“聚力共健”品牌影响力企业[/url]?最后,平成下定决心,在小莉再次推他时,怒吼起来:“够了!小莉!”小莉被这样的反应吓得呆了。平成也自觉反应过大,于是沉默了好一阵。平成重新调整了情绪,站到小莉的面前,说:“小莉,我们分手吧,我们不适合在一起。”小莉想不到平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追问:“这是真的吗?平成!为什么啊?我们不是好好的吗?”平成后退几步,让开了小莉的冲楚欣,说:“小莉,这是真的,这也是我今晚约你出来的目的。你太天真,像个孩子一样,不懂得我的心,和你在一起,我感觉不到爱情的存在。”小莉听到这些话,完全没想到这是平日里那个平成说出来的。一时气不打一处出,冲到平成的面前,又是捶又是扯,最后在狠狠地打了平成一个耳光?螅团芑亓饲奘遥粝乱陆罅杪业钠匠桑ё帕痴驹诶浞缰校孟褚豢帽豢穹绱莶泄男∈鳎缘媚敲吹奈拗臀弈巍?SPAN lang=EN-US>

    

  小莉说完这些,还补上了一句:“我要剐了平成的皮喂狗吃!”我听着,不禁想,平成有错吗?小莉有错吗?他们都没有错,错就错在他们走到了一起。爱情的专一性就是这样残忍而苛刻地排他。不适合的人走到一起,就不会尝到爱情的甜蜜,相反都以尝尽失恋的痛苦而结束。所以说爱情不是简单的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而是被上天从一个圈拆开的一半寻找另一半的艰辛的历程。

    

  小莉要我来的目的,也就在于找个人倾听,我在她讲话的时候一直静静地听着,不插一句话。小莉讲完,她的情绪已稳定,眼泪也已擦干,我就安慰了几句“谈恋爱的人那么多,而这又不是那么的容易,失恋是人之常情”之类的话,把小莉劝回了寝室。

    

    

    

  C

    

  第二天,小莉没来上课。晚上我打电话问怎么回事,她说在写分手信,而且是故意旷课一天,以示对死去爱情的祭奠。她说信是写给自己看的,不给平成。我一笑,平成说的没错,小莉还是个小孩子。我听出小莉真的恢复了正常,叫她明天来上课,就挂断了。

    

  这几天没有见到庭芳了,我打电话过去,没人接。又过了两天,打电话给庭芳,邀她周六一起参加室友楚欣的生日聚会,那头却说要回家了,我只得作罢。

    

  周末的计划改成了窝在寝室里看书,做作业。累了就看看电视。中央一套正在播韩国片《初恋》。看的很受感动,也明白了央视为什么肯花这么大的力气,一口[url=http://m.39.net/pf/bdfyy/]白癜风该怎么治[/url]气译下这部八十来集的片子。这样一部长剧,没有它实实在在的价值,又怎么能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而又为中国权威电视台所接受并向国民传播呢?

    

  又是一个周末。这一个星期都没见到庭芳,心里真想得慌。每次打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说不在。刚好周六晚学校有个舞会,就想邀庭芳一起去。庭芳的舞跳得好,当初我正是因为这点才开始注意她的。后来,终于得机会认识了庭芳,还发现了她越来越多的优点,我就被她的优秀“俘虏”了。

    

  打电话给庭芳,她的室友说庭芳不在。我只有说等会儿再打。趁着图书馆还未关门,就去借了两本书。一本《中国文化简史》和一本张炜的小说《家族》。出了图书馆,眼睛一亮,那不是庭芳吗?我再定睛一看,果然是庭芳!“庭芳!”我喊着追了上去。庭芳回头,见是我,就站定了。“庭芳,你到哪里去了啊?怎么找你总是找不到。”庭芳面无表情,也不说话。我一时不知她怎么了。“庭芳,周六晚上有个舞会……”“你找别人去啊,找我干什么!”庭芳的突然抢白,让我着实吃了一惊。这不是往日的庭芳啊!往日里的庭芳,就像只温顺的羊羔,说话都是细声细语的,即使兴奋(跳舞时)也是适合而止的。“庭芳,你这是怎么啦?”我不解地问。庭芳的眼睛里喷着怒火,“我没怎么啦,问你自己怎么了吧!”“我怎么了啊?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就是的!做了亏心事还当什么都没发生,我怎么发现我才刚刚认识你啊。”庭芳一甩手中的书到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去。


  联系方式:(电话)027-88601626|(Email)zww628@126.com|(OICQ)15510626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6 19:44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