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青之恋

[复制链接]

8984

主题

8984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7004
发表于 2018-11-9 13: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之恋












<共计4578字>

  

  

  青之恋

  ——蝶舞

  

  

  青儿在别人看来,也许仅仅是一条狗,但在我家人心中却永远超出了狗的形象。就像我后来写的一首诗歌里所说的,“她生来不具有高贵的血统,注定命运是悲惨的,但是她依然可以像我们一样,看着日出,日落...... ­

    

  父亲外出打工回来时,给我们姐弟每人买了块手表。别提我们有多高兴了,那时候村里还[url=http://pf.39.net/bdfyy/bdfal/160316/4790061.html]长春治疗白癜风医院[/url]没有几户人家见过手表呢?!手表是极大的奢侈品。一按上面的按钮,就会“滴滴答答”唱出歌来,可好听呢!令我们兴奋的是,父亲还买了一个大铜铃。声音很清脆,就连青儿也被吸引进来。我想我最小,应该是买给我的吧!没想到父亲竟然说,他是买给青儿的,青儿似乎听懂了。欢快地叫着。我当然不干了吗?嚷着[url=http://pf.39.net/bdfyy/qsnbdf/]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医生[/url]要那铜铃。母亲在一旁看着,无奈地摇摇头,微笑着向父亲打眼势。父亲没法子,只好做出让步。青儿失望地安静了下来。呵呵,我为我的胜利感到自豪...... ­

    

  清晨,我倚着门槛,漫无目的地望着远方。母亲出去做工了,姐姐们也都读书去了。整个院子空落落的,只剩下青儿和我相伴。和煦的阳光打在我的身上,舒服极了。我懒洋洋地摊开手臂,叉开腿,跨坐在门槛上,顺手摘下铜铃,轻快地摇了起来,想把远处的鸟儿吸引过来。摇久了,倦了,我就眯上眼睛小睡了一会儿。梦中有一条毛茸茸的“魔毯”拂过我的脸颊。身体顿时觉得轻飘飘的。她又用她那湿热的舌头舔我,我的心润得酥酥的。我顺手推了她一把,不想铜铃脱手了。这可恶的青儿老是给我施‘美人计’,我一点都没有发觉。待她捧着铃铛在地上滚玩的时候,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我才从梦中回过神来,方知中计。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我也不急着把铃铛要回来,闭上眼继续睡我的美梦。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开始担心要是她把铃铛藏起来该怎么办啊?!我急得都快哭了,不知是她看到了我的窘相,还是她玩累了,竟然乖乖地把铃铛递还我手中。哎,对她我真的是爱得不得了啊....... ­

    

  也记不得是九几年的事儿了。那会儿大队[url=http://pf.39.net/bdfyy/bdfjc/]北京哪个白癜风医院最好[/url]老出来逮狗。谁家有狗吠,他们就会冲进去,二话不说,逮了就走。(也许是闹什么狂犬病之类的病吧?)那天收狗大队又浩浩荡荡地开进村子。我们闻讯,马上锁了大门,把青儿带进内屋。外面的狗叫声愈来愈近了。这其实是大队的招数——狗叫会引起其他狗的共鸣。好配合他们工作吗!我紧紧地筘着青儿的脖子,生怕她发出声响。母亲说你这样会弄疼她的。然后她又摸了摸青儿的头说:“要命的啊!你就别出声啊!”她似乎听懂了,喘息声都不再那么大了。外面的狗吠了一阵。也就无趣地走了。后来抓狗的风波过去了,青儿又可以拉着我四处闲逛啦...... ­

    

  单周的周末是我们全家人走亲戚的日子。当然啦亲戚也不多,其实就是去外婆家。每次都是青儿第一个整装待发。在门口嚷着叫我们快点。但是,她永远快不了,因为她要牵着我走,而我走路迟缓。每当要到外婆家的时候,她就会挣脱我的羁绊,像极了脱缰的野马狂奔像外婆。你常常可以看到这么一幕。外婆抱的第一个人不是谁,就是青儿。大概是那场大暴风雨,一只途,无家可归的落汤狗蜷缩在一户农家门口。一位慈爱的老妇人把它抱了进去,并给它食吃(别以为是什么好吃的,那会外婆家也就吃豆腐渣渣)。也就是在那时奠定了她们深厚的感情。后来母亲嫁到我父亲这边来了,她也就跟了过来。平日里,青儿也会隔一两天来看望外婆。其实外婆家的境况比我家还差。有时候连一点剩饭都没有,外婆就盛碗水给她解渴...... ­

    

  有一天,隔壁的婶婶拿着木棍追着青儿打。母亲见状,忙出来劝阻。但在得知真相后,她也恨铁不成钢。母亲生平最讨厌小偷了,现在家里竟然出了内贼。容不得我们姐弟几个人劝说。拉啊,扯啊的.....母亲起扫帚狠命地打青儿。打得她嗷嗷直叫,可她就是不松口。径直地跑进了草房,那里我们通常是不去的,太乱了。“活该......”婶婶在一旁讥笑道。看得出母亲没有收手的趋势。她也冲进了草房。我们可得更慌了。母亲这不是存心,要往死里打吗!(后来母亲跟我说其实用扫帚不会像棍子那么容易打出内伤,怪不得以前母亲都是用扫帚打我们呵呵呵呵)里面静得出奇,我们哭得更厉害了。难道.......过了好一会儿,母亲从里面出来了,头发凌乱,上面还残留着碎草片。她没有说什么。一边从兜里掏出钱来,递给婶婶,一边向她道歉。婶婶忙接过钱来,还振振有辞要我母亲好好的管教青儿。说罢,回家煮饭去了。母亲双眼通红,脸上明显有泪水流过的痕迹。不知道是心疼钱,还是?我们傍着母亲进去,只见青儿在撕[url=http://www.zgbdf.net/m/]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平安医院[/url]咬那块肥肉,肚皮下面显然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好可爱的小狗狗啊”姐姐开心地叫着。青儿抬头,惊恐地盯着母亲。小仔仔们正欢快地咀嚼着。母亲淡然地说,“我明白她为什么偷肉,不知是哪个家伙,没良心的,瞧她那瘦样,也不像是生孩子的啊!哎?要不然她也不会做这种事啊......”是啊,那会儿人都吃不饱,更何况青儿呢?!母亲决定干脆自己的裤腰带勒紧点,也不要亏了青儿一家子...... ­

    

  我一直都很悔恨,怨天怨地也许都是无理的,要怨就怨自己那张臭嘴吧!要恨就恨自己吧...... ­

    

  那天,母亲又要上工了,可我却偏不想待在家里,非要跟着过去,除非给我一分钱买糖吃(这才是真正的目的)。带上我实在是个麻烦。母亲恐吓我无效,只好咬咬牙,心头地掏出一分钱,小心翼翼地放在我手心里。青儿欢快地牵着我去外村买零食。回来的路上碰上了小霸王那伙人,他们正在勒索一个小孩子。看到我过来。他就丢下那个孩子,朝我走来“小子,借你的狗用一用”我知道他的用意,他想用青儿去恐吓那个可怜的孩子,我惹不起你,难道还躲不起吗?!我装作没有听见,在青儿的牵引下,继续前行。这可激怒了小霸王,他箭步上前来,一把扯住我的衣服,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拎起来,啪啪就是两个耳刮子,我的脸马上就热胀胀的。我挣扎着,四肢在空中乱舞着,乱叫着......“你还动,还动......”他一手戳着我的鼻梁骨。“不会耳聋了吧,啊!叫你听不见......“他又重重的在我的肚子上来了一拳。我痛苦地叫起来了,再也掩饰不了痛苦。青儿见状,再也顾不得贤淑的形象了。疯似的扑咬过来,小霸王忙撤手,哪来得及,他的大腿上还是留下了牙齿的印痕。我一屁股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疼死啦。其他人早闪了,哪管你是小霸王,还是大霸王...... ­

    

  中午,母亲得知这事后,又得到他家里去赔钱道歉。我说是他错在先,为什么要我们赔钱啊。 ­

    

  母亲说毕竟是人家去打针啊。母亲也不想的,她心疼钱,我是知道的,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任何社会都是没钱不能过日子的啊!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小霸王在好些天不能出去鬼混了。听说那恶心的,黑糊糊的草粘着他近半个月。哈哈,哈哈…… ­

    

  那是个乌云密布的午后。听母亲说好像是暴风雨什么的要来了。可是起早至今不见青儿的身影儿。我们也没想太多——疯丫头八成又去外婆家了。按平常午饭的时候她总会赶回来喂宝宝的,可现在都快2点了。小家伙在里面饿得“呜呜”直叫唤。彤云滚滚,眼瞅着暴雨就要下来了,(其实早就下了)我和母亲实在坐不住了。于是,母亲一手撑着伞,一手牵着我,步入雨帘。路上,我们拉着过往的行人,问他们是否见过青儿。好不容易从一个隔壁村的奶奶口中得知。早上有一只大青狗被一群男孩抓了,装进麻袋里……我和母亲忙赶过去,暴风夹杂着阵阵腥味扑向我的鼻孔。一阵恶心袭上心头。我挣脱了母亲的手,朝着血腥味拼命地狂奔过去,我摸索着那堆满是血腥的草丛,手摸到一个有温度的麻袋。母亲也赶了过来,她把伞递给我,很麻利地解开了麻袋。青儿的雪白已经和红色的血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再也辨别不出她原来的模样。母亲一手捂着鼻子,一边啜泣着。青儿的牙齿早已被他们用石头砸碎了。这群兽性的人啊。还把点燃的鞭炮塞进她的嘴里……她太虚弱了,以前总是她牵引着我前行,她就是先行者。现在她只能平静地躺在我的怀里。母亲擎着伞,我们慢满地在雨中行进着。泪水和雨水我早已分不清了,我大声地叫着。也许那年,那天,那条路上,除了暴风雨的雷鸣,就是我的鬼哭狼嚎了吧! ­

    

  到家了,我把青儿安置在灶边。那里也许是这个连下毛毛雨都会漏水的房子里唯一温暖的地方。我把她的宝宝们抱来,放在她的身边。无知的小子们只顾着吮吸奶水,丝毫没有感觉到青儿的痛苦…… ­

    

  好些天,青儿都没有吃上一点东西,喝水都让她疼痛难耐。真是家逢不幸,瘟神上门来。似乎有人通知老鼠青儿受伤的消息。平时我们家里都不怎么有老鼠的,可最近老鼠都可以擂台唱戏了。在梁上上串下跳,搅得我们睡不着觉。青儿都这样子了,母亲只好亲自上阵。拿着扫帚追着老鼠打,几夜下来,也没能打死几只。特别是那只猖狂得不能再猖狂的鼠王,丝毫没有走出房间的意思。还在那里跳DISGAO——在屋子里跑来跳去。母亲也拿它没辙。不知什么时候,青儿出现在了门口,挡住了它的去路。(别以为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其实青儿是个捕鼠能手)鼠王见青儿这般模样,胆子也大了起来,不撤退,还想从青儿身边溜过去。青儿左脚一“叭”,摁到了鼠王的尾巴。但她太虚弱了,很快它就从她的掌下挣脱了。青儿又出右脚,不想那家伙竟然顺势窜了上她的脊背。青儿迅速地扭转过头,想去衔住它,对,只能说是衔了,她已经没有再多的气力。不想被老鼠反咬一口,母亲拿着钳子来了,给青儿莫大的鼓励,这次她没有松口,狠命地咬住鼠王,鲜血在她的口中流淌,我不知道是谁的。但是当母亲用钳子把老鼠从她嘴里钳出来的时候,我分明看老鼠身上除了牙齿的印痕,并没有受伤,母亲把它按在地上,一只脚拼命地踩,弄得满屋子腥味,而青儿的嘴角也淌着血流…… ­

    

  又挨了四天,青儿的嘴早已肿得跟气球似的。现在连水都喝不了。母亲眼神暗淡,嘴里吐出了一句含混不清的话,但我听出来了,她说“快了,就这一两天吧!”我们都知道母亲的意思,眼泪止不住地流淌着。那些天,我一直守侯在她的身边。她就是我的公主,我的天使。可是上苍要把他的天使招回,我又能怎么办呢?!母亲看着我们只是一个劲地摇头。有时,我甚至不可怜青儿的宝宝,他们除了知道吃,还知道什么,这群没有思想,没有感情的家伙,我对他们厌恶极了……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9 22:05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