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回复: 0

冬天不再冷

[复制链接]

3897

主题

389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733
发表于 2018-11-9 12: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冬天不再冷
      
   
      
    (一)
    枯叶被秋风嘲弄似的吹捧到半空,还未等到平静地回落到地面,又重新让风吹撒向天空,受到嘲弄的枯叶像一群有生命的飞行物,被驱赶着一会儿朝一个方向乱飞,一会儿又无奈地在地上打着转;云压得很低,使天与地混沌成一片;天上终于挤出几滴可怜的雨点,云就让风吹散了。当天上露出了一片蓝色的天空时,风与云地较量也结束了。
    今天是怎么啦?感觉怪怪的,一种莫明其妙的恐惧在汪楠的心里盘绕着,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她回头望了父亲一眼,她的父亲正好也回头在望她,他的父亲给她招手,好像还在给她说话,她能猜得出他父亲在说:路上小心点!
    就是在这样一个再也平常不过的日子,汪楠的父亲去世了。[url=http://news.39.net/bjzkhbzy/180311/6094211.html]白癜风会传染吗[/url]汪楠的父亲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一辆刹车失灵的大货车撞出几米远,腹部碰到路边一块尖锐的大石头上,他被送到医院时,还很清醒,单位领导派人赶紧接来汪楠和她妈。医生告诉汪楠父亲的单位领导,说他内脏已撞破,人已不行了,让赶紧准备后事。
    当汪楠她妈看到满身是血的丈夫时当场昏倒在地,旁边的人掐了一下她人中,她才哭出声来,她爬起来抓住丈夫的手哭喊着:“他爸!他爸!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和楠楠,我们来了!我们来看你来啦!你睁开眼睛呀!啊?”
    汪楠拉着她父亲的手哭喊着:“爸!爸!我来了,你醒醒,你醒来呀!”
    旁边的人听汪楠和她妈地哭叫声都在擦眼泪。单位领导含泪拉着医生说:“请你们想尽一切办法救他。”
    医生无奈地说:“我们已经尽力了。对不起!”[url=http://m.39.net/pf/bdfyy/bdfzj/]哪家治疗白癜风专业[/url]
    汪楠的父亲听到女儿和妻子的哭叫声,挣扎着拼命睁开微弱的眼睛,他望着女儿脸上挤出一丝笑意。
    “妈!我爸没事,我爸醒来了。” 汪楠脸上挂着泪珠高兴的大声说。
    “他爸!他爸!”汪楠她妈停止了哭,她用泪眼望着丈夫轻声叫。
    汪楠她爸望着妻子和女儿,用微弱地声音说:“楠楠......你一定......要上大学,她妈......我......走后......你改.....嫁吧...... 你……”
    汪楠父亲的声音愈来愈微弱,最后再也无法听见。
    “他爸!你不要丢下我们,我不改嫁,我不改嫁,我要去找你。”汪楠她妈又一次哭得背过气而昏倒在地,几个同事赶紧扶起她,对她进行施救。
    汪楠着急的大声哭喊叫:“医生!医生!快来救我爸,快来呀!”
    医生来了,他们用手电筒照了照汪楠他爸的眼睛,发现瞳孔已放大,人已死亡。看见医生往出走,汪楠拉着医生说:“医生!快救我爸呀!为什么还不快救我爸?”
    “孩子!你爸已经......我们无能为力。”一位年长的医生望着汪楠无奈地说。
    汪楠怎么也不相信他爸就这么轻易地离开她,他上午还好好的,她怎么也接受不了这的事实。她摇动着她父亲的胳膊哭叫着:“不会的,不会的,爸!爸!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呀!爸!”
    “他爸!他爸!你咋这么狠心呀?”汪楠她妈哭喊着。
    “汪楠她妈你要节衰,后边的事还要你处理,汪楠还要你照顾。”在单位领导和同事地劝说下,汪楠她妈终于强忍着悲痛,慢慢停止了哭,流着泪对女儿说:“楠楠!别哭了,我们给你爸洗个脸吧。”
    “爸!爸!”汪楠哭着声音变低了,有人已端来了水,拿来了毛巾。汪楠和她妈给她爸边擦脸边小声抽泣,泪如雨下。
    汪楠牢记着她爸临终前说的话,也为了她妈能再有一个好的归宿,她学习非常努力。
    三年后,汪楠考上了大学。 就在汪楠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当天,她妈要汪楠在她爸的遗像前跪下。汪楠不知道她妈要干什么。
    汪楠她妈说:“楠楠!告诉你爸,你已经考上了大学,然后该怎么做。”
    汪楠跪在她爸的遗像前,哭着说:“爸!我没让你失望,我考上了我理想中的大学 ,我一定努力学习,以优异的成绩向你汇报。”
    汪楠她妈泪流满面地说:“楠楠!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遭遇什么样的不幸和打击,妈都相信你能承受得了,你要永远做我们的好女儿,答应我和你爸。”
    “妈!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不会忘记你和我爸对我的期望,我会永远做你们的好女儿 。”
    汪楠她妈身着一身白色套裙,长头发披在肩上,像美丽的天使,她虽然已四十多岁,但她的美丽仍在。她把汪楠拉起来紧紧地抱在怀里,哭着说:“妈心里非常难过,妈不放心你呀!”
    “妈!”汪楠哭着说,“你别伤心了,我一定会给你和爸爸争气。”
    汪楠他妈给汪楠擦掉眼泪说,“楠楠!你一定要给坚强,妈不论走到哪里,妈的心都会跟着,妈的灵魂都会保佑你。”
    “妈!你不要太伤心了。”
    汪楠的母亲每天都忙着给女儿整理上大学所用的东西,她好像要出无门似的。
    就在汪楠快要去学校的时候,汪楠她妈喝了大量的安眠药永远的离开了汪楠。是什么时候原因让汪楠她妈如此绝望?
    有一个人非常清楚,那个人是汪楠父母的同学,他们大学生毕业后一块分到这里,小楠她妈其实曾经暗恋着他,可是她的同学捷足先登了,她后来嫁给了他的朋友,也就是她汪楠她爸。前年当他调到他爱人的单位去时[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m/]小孩白癜风治疗方案[/url],汪楠她妈心里痛苦了好长时间,他赶来参加汪楠他爸的葬礼时,汪楠她妈看到他和他的爱人相亲相爱的情境,让她心里酸酸的。如今她的丈夫去逝了,她心里所依恋的俩男人都已不在自己身边,她因此而绝望了。
    汪楠哭得死去活来,她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她不吃不喝,目光呆滞,她除了哭什么也不说。
    单位办了整个葬礼,成了孤儿的汪楠真让人们同情,他父母生前的同事和好友纷纷捐款,希望汪楠很好的完成学业。面对大家的帮助她牢记在心里,如果以后有机会她一定要报答的。汪楠的大叔本想把汪楠带回老家,汪楠说什么也不去。
      
    (二)
    火红的一串红在校园的各个花坛,尽情地释放着火一样的热情;白的黄的紫的菊花在这个季节显得格外光彩夺目,它们是主宰这个季节的王后,校园的每个角落,都可以看到菊花正在热情洋溢地展示着它们的风采;红色的鸡冠花纷纷展开它与众不同的花冠,也在不甘落后地表达着它们的热情;只是路边的法桐显得有些苍凉,它枯黄的叶子随着秋风不断地飘落,好像执意在向你展示秋天凄凉的风景......
    汪楠看到别的新同学在父母的陪伴下兴奋地走进校园,她想如果她爸妈在世的话,她也会和她的同学一样,会非常幸福和快乐地投入到新的生活新的环境,而此时她的心情却和这里[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baidianfengzixun/xinlizhiliao/243.html]得了白癜风该怎么治疗[/url]的环境格格不入,想到这里她的泪水就像决堤的河。
    大学的前三年,汪楠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在西安这个大都市生活了三年,她逛街的次数可以数得清,而每次她都是独自一个人。她以前和她父母来的时候,总是对这个古老的城市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可如今她不能融入这个城市里,每到一个地方,她都会想起和她父母一起的情景,一想起那快乐的情景,她的心都会疼痛不已。汪楠沉默寡言,遇事冷静得让人感到吃惊,她仿佛没有了感觉,好像她的感情被痛苦冻结了。她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她的美丽的脸上常带着忧伤和痛苦,即使有笑容也常带着苦涩。后来同学们都叫她冷美人。
    上大学三年级时,汪楠才渐渐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她有了改变,变得像从前一样活泼而充满活力,因为她恋爱了,是爱情的雨露滋润了她干裂的心田。他一个让她心醉的男生,他高汪楠一级,他叫郝泽。
    那是一个特别寒冷的日子,汪楠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重重地摔倒在地,她的脚扭伤了,努力了几次都没起来,这时有人走近他,问:“你......要不要紧?”
    “我......的脚好像扭伤了,站不起来。”汪楠抬起头,发现一个长得很高大,也很帅气的男生站在自己面前,正望着自己。
    汪楠认出了他,他是校篮球队的,叫郝泽。在比赛场上经常有好多崇拜他的女生,叫着她的名字为他呐喊助威。
    汪楠痛苦地望着郝泽,此时才知道自己很需要帮助。她几乎是独来独往,她害怕别人注意她,对她抛根问底,她常常把自己包裹在一个厚厚的壳里,不让别人发现她的内心世界。
    “来,让我扶你起来,小心!能走不能?”
    “让我试试,哎哟!”汪楠疼地轻轻叫了一声。
    “让我背你吧。”郝泽已经蹲下去。
    “不行,让你女朋友看见了,会被误解的。”
    “来吧,没人误解。”这时都在吃饭,在校园走动的没有几个人,郝泽把汪楠拉到自己背上,迅速背到汪楠的宿舍,然后出去了。
    汪楠正要对郝泽说谢谢时,他已经走到门。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汪楠不知道是谁,她说:“请进。”
    郝泽提着一个袋子进来,望着汪楠说:“来,吃饭吧。”
    汪楠接过郝泽递到自己手上的碗,吃着热腾腾的饺子,感激地泪流满面。
    “这是红花油,你擦到扭伤的地方。”
    “谢谢你!”
    “我发现你……好像……每次吃饭都去那么迟。”
    “我害怕等,我觉得等待很无聊。”
    “噢?! 你叫汪楠?你在翻译英文小说?”郝泽猛然看到汪楠床头上放着的一本英文小说和一个日记本,拿起来翻看了一下,有些惊奇地问。
    “我是在无聊的时候解闷而已。”汪楠淡淡地说。
    “不错,等你翻译完了让我拜读一下好吗?”
    “你不要笑话我。”汪楠从郝泽眼里发现有一种快乐的光芒,那光芒仿佛通过自己的眼睛慢慢渗入自己的心里,让她的心立刻狂欢起来。
    “你让我很受鼓舞。”郝泽的感觉和汪楠一样,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9 22:39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