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相见时难别亦难

[复制链接]

1744

主题

1744

帖子

528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286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相见时难别亦难
      
   
    沈言是继我两天后到的西安。那会,天正下着朦胧的小雨,沾在身上粘粘的。等在出站口我一边跺着脚抵御着三月里仍旧携着凉意的晨风,一边忍受着香烟在我空腹里的纠缠。转头看看电子屏幕,赫然显示着沈言乘坐的K60大约晚点半小时。我刚想吐出句骂人的话,却见周围等待的人群一阵骚动,接着各人的嘴都在张合着、翕动着,我想大概是在和我一样愤懑于是咒骂着……令我不解的是,三月中旬,不当学生放假、回校,亦不是民工外出、归来的日子,为[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guanzhubaidianfeng/keyanjinzhan/m/1858.html]小知识吃水减腹[/url]何车站竟有许多的人?又或许,其实这里一直是许多的人,只是我没有意识到罢了。在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火车站的人潮涌动是必然的。后来,沈言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每次见到火车站里形形色色的人,总有种悲哀由然而生   又一班车到达,出站的人们拖着大箱背着小包艰难地穿插在接站人留下的空隙间;我也努力着,不至于被这些疲惫且烦躁的人们带出我辛苦保持的位置,在这个位置我刚好将出站验票的三队人流一览眼前。然而,我越是不想,结果就越是背道而驰。终于,我张大了嘴巴却只能一脸无辜地被人流挟带了出来,抛到了离出口很远的地方。
    没办法,再努力往前挤,否则怎么能在这茫茫人海里头寻找到她的身影?然而一条草鱼或可以逆流游动,却如何顶得住风浪的侵袭?这人流,是的,已经不止是人流了。就像那刚起栏的赛马,轰隆隆狂冲了出来;甚至似那千军万马,将我湮没   沈言的车仍然未到。这使我近乎忘记了接车的重任,只是沉浸在了心痛之中。心为何突然会痛,我也不明白,然而这确实已经缠绕了我许久了。常常地,就莫名其妙的痛了起来,好像那悲天悯人的菩萨般,总为那苦难百姓受罪,但自问我又从来不只为别人着想。如今的人,如果真的要多为别人着想的话,那也早该入土为安了。
    心痛的毛病,其实就是在认识沈言那时候开始的。我们在一个中学念高中,高二分文理科的时候都进了文科班。我想,年少的浪漫情愫总会是在刹那间萌生,继而迅即膨胀,甚至于充斥了全部身心,然而这样的情绪便会有意无意的捎带上了肉体的感应,而后这样的感应或许便会跟从你终身。起码我就是这样的。是的,第一次和她面对面坐谈的时候,我的心就一阵纠痛,然后一直以来,这个毛病每每毫无征兆地就突然来纠缠着我。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在那样的年代,在那样的环境里头,一切本来都该以学习为重,可我们叛逆着,我们又纯洁着,我们用幼稚但饱含激情的诗句交流着我们的灵魂。后来我考进了西安一所高校,她则留在家乡一所师范学校学习,从此天涯相隔。
    雨渐渐停了,在东边灰蒙蒙的天边,隐约出现了太阳的轮廓;风,也渐渐平息;我的心痛也渐渐消失。在又一次的人头涌动中,我一眼看见了她的身影。
    这是沈言第二次来西安,但却是我第一次来车站接她。
    沈言第一次来的时候,是给了我很大惊喜的。当我百无聊赖,一如平常玩着游戏的时候,她打来电话告诉我她在我们学校门口了。那是我们分开两年后,头次重见,但我一眼就看出沈言已非往日的沈言了。我的心即刻就纠痛了起来。然而她的到来,本身便是留恋着我们过去的那分感情的。所以,即使相隔天涯海角,情已淡、爱渐无,往日的刻骨铭心仍旧萦绕心头。激情总会是有的,而她后来告诉我,那次甚至是她专门来制造一次激情   “然而结果如何呢?”
    “并不如何啊。反正现在来说,那已经是没有意义的往事了。何必为之争论?”
    “那么你又为什么来求证?”
    “人的想法是很奇特的。我想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那时候,我那么做,自然有那样做的想法和理由,但也仅仅是代表了那个时候的想法罢了。”
    ……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一个激情的夜晚,算什么?能说明什么?何况是在这个一夜情成为时尚的年代。又或者说,其实我跟沈言的关系就好似一夜情。对着,是的,是一夜情。我爱沈言,没错,我一生都将爱她,我也相信我这一生里头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比她对我来说再重要了。然而,那个沈言只是以前的沈言罢了,是那个才情、感性、忧郁、叛逆和纯洁的沈言。而我跟现在的沈言,只是这么种一夜情的关系罢了。
    一切都成为往事了,然而一切又显得那么贴近,在回忆里头没有空档,恍然都是昨天才发生的。
    “那是你自己放不下而已,如果你放下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废话,如果我能放下,我们还能有今天么?我们是否还可以在5年后的今天又回来在一起呢?”
    “我们只是形式上在一起罢了。”
    “是的,我们终究还是要分开的。”
      
      
    五月的中午,很热。太阳绕过站台上的顶棚,洒在即将启动的K60次列车上。车站广播在不停重复着:“由西安开往上海的K60次列车已经开始检票,请旅客们从检票口依次检票进站,不要拥挤。乘客们,请注意乘车安全,不要将危险品……”
    我站在列车窗下,左右摇晃着搜寻着挤进车里的沈言,然而,车厢里人影攒动,早不知将她湮没在了那个角落里头。无座,自然是要跟着往人少的地方流动的。我想此刻的沈言就像一叶扁舟,摇曳在波涛汹涌之中……
    我先前曾经乞求她买明天或者后天或者大后天的票,总之要有座才好。她拒绝得很干脆,“不,我今天一定要走。”“难道跟我在一起多呆一天会要你的命么?”“不,因为我答应了他今天一定走。”“所以,你即使站二十个小时也要走?”“没错。”
    好,[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bdfrichangbaojian/yundongyangshen/m/3641.html]咨询一下白癫风病人能晒太阳[/url]既然她执意如此,我不再勉强。走了也好,总算结束了。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又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车站还是那么多人,一群群背儿携女、拖箱扛包的人们从我身边急急穿过,遗留下一片片汗臭味弥漫在我周围。为了生活难道非得四处奔波吗?生活真的有那么压迫人吗?那么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人生下来就是为了在这个世界生活一辈子,如果这个基本的人生目标都充满压抑了,人生真的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也许是上帝觉得人们太过安逸了,于是又要人类遭受一次灭亡的灾难,虽然这次没有天降大水,淹没天地万物,但这次连起码的诺亚方舟都没有给   然而我不也是吗?为了这个名利,舍弃一切,也连累了很多别的人,包括我的父母兄弟,甚至包括沈言以及沈言的父母。
    一切都是天意啊。我是一个平凡的人,又如何逃得过上帝安排的对人类的惩罚?
    “回去吧。车还有好长时间才开走呢。你不用等在这里。”看来沈言是找到“落脚”的地方了。在拥挤的火车上能够腾出手来发消息,确实也不易。
    “两个小伙子给要给我挤出个地方坐,于是我也就不客气了。呵呵……”
    沈言不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但却比很多很漂亮的女人更能吸引男人的目光。小伙子给他让座,那是很平常的事情。她甚至能在大街上很快认识一个她不讨厌的男人,并让他带自己回家,给她饭吃,给她床睡觉,同时还守身如玉,当然,是她想要守身如玉的时候。那天晚上,我们第三次吵架。她收拾东西就准备走人,我照旧用我一个大男人的眼泪留下了她,然而她却不似前两次那样默然睡去,她乘我去厕所的时候,跑了出去。没有拿任何东西,甚至没有带一分钱,只有那个她从不离手的电话。我追出大街,找了半夜,没有踪影。后来收到她一条消息告诉我,她有地方睡觉吃饭,只是暂时不想见我,等过几天心情平复了再回来。然而我是知道的,她在西安没有一个熟人。
    三天后她是回来了。但从那以后,她再没有让我亲近她半寸。情分到那时候已经结束了。
    “很抱歉,让你来去匆匆,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却失去了以前安逸的生活。”
    “不要再自责了,再说以前那种生活也不是我想要的。”
    “但不管怎么说是因为我你才离开杭州来到西安的。”
    “这种结果也不是你想要的。你能叫上我一起创业,表示你信任我。我来西安也是因为我信任你。其中并不涉及感情。而且你要明白,即使没有你,我也会离开杭州的。毕竟我的男朋友也不同意我呆在杭州。”
    我的心既难受,但也有些许安慰。她离开杭州并非因为我的邀请,而是她不想呆在杭州过那种不用工作却安逸的生活;然而她本来就是不喜欢那样生活要离开的,所以,现在,她的一无所有并非我一个人造成,故而,心里终于有点可以安慰一下自己的东西了。然而,这种安慰就像一样,有了一种依赖心理,逐渐就形成了我的类似于阿Q的那种精神,每当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时,我总会联想一番,找出一个在我自己的逻辑思维里是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种不顺心。
    我点上支烟找了个台阶坐下,已经不再试图在拥挤的车厢里找到她的身影了。但我没有走,也不会走。我要目送载着她的火车驶向远方,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头。我把那一幕当成一种告别仪式,不是对她离去的告别,而是和我以前的生活状态告别。
    我发觉当我们彼此祝愿心想事成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很难心想事成了。当我做在台阶上专心抽烟的时候,两个穿制服的男人走到我跟前。其中一个指了指贴在墙上的禁烟标志。我出入这个站台几十次,竟然第一次看到了这个标志。我看了看他们,又指了指旁边几个也在抽烟的人。两个制服男人的脸拉成马脸,狠狠地说:“我们就抓到你了。罚款五十。”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偏偏就抓到我了,我知道我可以和他们讨价还价,最多罚个十块了事[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baidianfengchangshi/jichuzhishi/3965.html]医院刘云涛解析诊断方法[/url],但这不仅要使我陷入无聊争执中,甚至会影响到我的告别仪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8 19:41 , Processed in 0.2496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