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二氧化碳

[复制链接]

4739

主题

4739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4291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baidianfengteseliaofa/pianfangshiliao/m/4475.html]了解白癜风的药有副作用不[/url]氧化碳
      
   
    二氧化碳
      
    一、猴子
    这里说的猴子不是我们通常在动物园里见到的那种红着屁股的动物,而是一个人,我们叫他猴子不外乎是两个原因,其中一个是他姓侯,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他长的像猴子。我说他长的像猴子,不是因为他的脸像猴子,也不是因为他的屁股像猴子的屁股,更不是因为他身材像猴子,相反,猴子很胖,胖的像一头猪,我们叫他猴子只是因为他的脸像猴子的屁股,是红的。猴子的脸一生下来就是这副模样,以至于到了读书的时候,经常被老师们怀疑他偷喝了酒而罚站。累的猴子的父母也经常能够光顾老师的办公室。
    但是我们不敢当他的面叫他的绰号,反而还要对他奉承的笑,必恭必敬的叫他侯局长。若是哪个不知好歹的叫他猴子,那就等着好看了,他怎么也会让你把他给你的小鞋穿上去。
    猴子是我们城西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在人们的眼里,他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谁看他第一眼都会说,这个局长好啊!没架子,随和。可我们这些和他从一个院子里出来的人知道,他阴着呢!
    猴了弹手中的烟灰,对李胡子说,好了,我晓得了,不就是一个户口吗?包在我身上好了,你就等着吧,哎呀呀,你这是干嘛?我们是朋友嘛,你这样就见外了。拿回去拿回去!
    猴子的老婆走过来了,老头子,这也是人家李大哥的一点心意,我们就不要为难李大哥了。猴子欣然收下了那两条软壳中华烟和一对茅台酒,嘴里说,下不为例,我们下不为例!李胡子直点头,说,那是那是,我就知道侯局长是好人。哎哟,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去店里照看生意哩。
    猴子的老婆插口,哎呀,李大哥,吃了饭再走吧?猴子也接口,对对,我们正好把你的那对茅台给消灭掉。李胡子直摆手,说,不行的,厂里的事要看咧!
    那好,我就不送了,你慢走!
    侯局长您忙,我就先走了,嫂子!我就走咧!
    哎呀呀,你就走啦?我都要烧饭了呢!那你慢走啊!
    猴子的老婆和猴子正好相个反,她的脸很白,像猪肚皮一样的白,人却很瘦,瘦得像猴子一样。我们叫她猴婆。
    猴子翻了翻李胡子的礼品,猴婆凑上来说,老头子,这可能卖1000多块钱呢!猴子用眼白翻了猴婆一下,妇道人家,你晓得个啥,我正好要去潘局家呢!
    猴婆有点心疼,说,可以卖1000多块钱咧!
    你晓得个啥!猴子朝猴婆吼,潘局下个月就要离休了,我们分局的几个副局长都盯着那个位子呢!1000块,1000块能把你撑死了?
    猴婆悻悻的走开,剩下猴子坐在沙发上独自想她的心事……
      
    二、李胡子
    李胡子并没有胡子,他只是沾了他父亲的光。他的父亲因为长了一脸的大胡子,所以人们都叫他李大胡子,所以当李胡子出生以后,便光荣的子承父业,只是少了一个大字。小时侯,李胡子没有胡子,人们也叫他李胡子,长大后他还是不长毛,但人们依然[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baidianfengteseliaofa/changguizhiliao/446.html]“2008白癜风秋冬大型康复工程”在北京正式启动[/url]叫他李胡子。李胡子很精,叫我们的话说是很有门槛,早在他还是供销社职工的时候,就晓得怎么样投机倒把,以至终于东窗事发,被判了两年,他未过门的妻子便和他拜拜了。从牢狱里出来后,他的父亲李大胡子花了1000元的大洋从人贩子手里买了一个四川姑娘给他做老婆,那四川姑娘倒也争气,第二年就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李胡子蹲了两年的大牢,却并没有因此而气馁,从牢里出来后,继续干他投机倒把的营生,运气加上他精明的头脑,也让他着实赚了点钱,有了本钱以后,他便学人家开了家制衣厂,几年下来,李胡子成了远近闻名的大老板。
    照理说,李胡子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什么都称心了,其实他也有烦心事。他的户口是城市户口,但是他老婆和儿子确是农村户口,为此他儿子在读书的时候总要遇到些麻烦,虽说有钱,但钱总不能乱花呀!幸好,这件事就要解决了。
    李胡子从猴子家出来后,刚刚伸了个腰,舒了口气,他腰间的手机就响了。喂,老刘啊,哦,都有啥人呀?好的好的,你家是吧?好的,我马上就来。
    李胡子今晚的手气不是很顺,两圈麻将打下来已经输了3000多块钱了。坐在他上家是老刘,城东电器商城的老板。下家是国税的一个副科级干部,别人都叫他牛科。李胡子的对家是一个瘦子,别人叫他梁天,因为他长的象电影演员梁天,他是一个个体户。
    李胡子好不容易听了一副绝牌,外面碰了上家五筒、六筒、一筒和三筒,手里就剩下一张牌,是九筒,这副牌要是自摸的话,那么他们三个就只好扒裤子了。
    红中!刘麻子打了一张牌,叫的很响[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guanzhubaidianfeng/jianduanshebei/m/1205.html]白癜风患者吃黄瓜算不算食疗[/url]。
    我和了!牛科飞快的把那张红中抓在手里,像是饿狗看见了屎一样!恨不得把整个人都趴到台子上去。我和了,单吊红中!
    李胡子愤愤然,说刘麻子,你是故意在送钱吧?是不是又偷税了?说着,李胡子很不甘心的拿起本属于他的那张牌,赫然就是九筒……
      
    三、刘麻子
    刘麻子不是不知道那张红中是险牌,也知道李胡子今晚输钱是他老放炮给牛科的结果,其实他自己输的更惨,才两圈麻将就输了八千多了,不过没办法,谁叫自己偷税的把柄落在牛科的手里呢?今天不过是借财消灾而已。自己偷税的数额太大了,十九万啊,足足可以让自己把牢底坐穿,现在的票据管理又这么严,他刘麻子若不给那个牛科点好处,自己绝对没好果子吃!刘麻子就是因为想通了这点,才放炮放炮又放炮,点火点火再点火,等牛科赚爽了,赚舒服了,他才有好日子过啊!所以李胡子埋怨他乱放炮时,他恭维的笑着说,我有什么办法?是我们牛科有本事,过了将的红中都能被吊到,你要是有本事就和牌啊?
    别吵了,我们继续打啊!牛科说。
    不打了不打了,这个牌我不打了,有输无赢的牌还打个屁!我们去洗头,谁赚谁请客!李胡子一把推掉手中的牌说。
    牛科慢吞吞的说,不打就不打吧,我赚了一点,要不……我请客?牛科转向刘麻子问道。
    我请,我请!嗨,也就是这点钱,我请我请!刘麻子忙说。
    梁天笑笑说,我不去咧,老婆在家等咧。再说,我没输也没赚!
      
    一行三人来到一家叫周氏整容美发中心的洗头房就进去了。刘麻子是常客,李胡子也是,牛科更是,所以什么也不用说,自有熟识的小姐出来陪。陪刘麻子的是一个四川小姐,皮肤好的一塌糊涂,人也水灵的一塌糊涂,所以刘麻子第一次到这里来就被她迷住了。
[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baidianfengteseliaofa/zhongyizhiliao/m/4539.html]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url]
    什么也不用说,那个小姐麻利的解下自己本就不多的衣物,又麻利的解下刘麻子解了一半的衣物,然后往按摩床上一躺,张开两条腿,就等着刘麻子的动作了。小姐虚假的哼哼唧唧,刘麻子认真的唧唧哼哼,这正是一个动人的夜晚,丑陋的夜晚,美妙的夜晚,最后才是破财的夜晚!警察的破门而入使一切都变的那么狼狈,原本美好的事物一下子就变的暗淡无光了。
    刘麻子知道,这回又要破财了……
      
    四、牛科
    当一群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提着裤衩的牛科以为自己算是完了,不是担心自己的钱,钱是小事,还可以再赚,有头上的那顶乌纱帽,也不愁没钱,可要是这件事捅到单位去,那他算是彻底的完蛋了。他惊慌失措,他六神无主,他手忙脚乱,他糊里糊涂,总之是大脑一片空白,警察们在向他吼些什么,他的神经已无法接受,双耳在那一刻失聪。他那已经没有了灵魂的空壳跟着警察的车子来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大礼堂里蹲满了和他一样狼狈的男女,男的都低着头,将头埋在双膝间,像鸵鸟将自己的头埋在沙子里一样。倒是有些着装暴露的女人却满不在乎的将头高傲的抬着。
    牛科也像那些男人一样,将头深深的低下,恨不得找一个地洞能让他钻下去,此刻的牛科很羡慕《封神榜》里的土行孙,要是自己有像土行孙一样的本事,他就一个地遁,跑到十万八千里外去了,可惜的是,他没有这个本事。
    牛科清醒了,明白了,所以更悲哀了。他妈的,都是李胡子搞的事!洗头洗头?她妈的,把老子给洗到局子里来了。牛科移动一下他胖的过分身体,他蹲的时间太长,双腿都有点麻了,该死的刘麻子,要是出的去,就……他还没有想完,觉得有人拍了拍他的肩头,一个大盖帽摆着和他平时一样威严的面孔对他说,你!跟我来!
    牛科直到出了派出所的大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那个警察对他说你可以走了,牛科半信半疑,牛科欣喜若狂,牛科死里逃生。刚刚走出大门,刘麻子就迎了上来。那一刻,牛科明白了,好,好,老刘,你的事我帮你摆平,你不用担心,不就是十九万吗?屁事也没有,有没有事,还不是我一句话吗?刘麻子满脸堆笑,说麻烦牛科了,真是太麻烦您了。牛科接过递过来的中华烟,让刘麻子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说没事,没事,我们兄弟还说这话吗?刘麻子陪笑着,嘿嘿的干笑,说我们去吃点夜宵,这次还多亏了侯局长咧。
    牛科问,哪个侯局长?刘麻子必恭必敬的回答,就是公安局的侯局啊!牛科恍然大悟,说原来是那个猴子啊!刘麻子没敢接茬,只好说走吧,李胡子和侯局还在海天酒楼等着呢,我已经叫人开好了房间,吃完饭就到那里找个小姐陪陪。牛科吃惊的问,还要?刘麻子笑着说,有公安局的侯局长在呢,还怕什么?
    牛科会心的一笑,钻上了刘麻子叫来的出租车,只奔海天酒楼……
      
      
    ---
      
      
    五、梁天
    梁天回到家的时候,妻子和儿子已经各自睡下了,女儿房间的等却还亮着。梁天蹑手蹑脚的走到女儿的房前,轻轻的推开虚掩的门,女儿趴在写字台上已经熟睡,手里还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头枕着自己的左臂,眼镜却滑到了写字台上。写字台很凌乱,一张小小的写字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书本、习题,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了。梁天的心隐隐作痛,女儿自小就体弱,动不动就生病,这一十八年来,他们夫妻没少为女儿的病心,女儿也听话,打小就老实,早在幼儿园里就乖的很,被一些淘气的小男孩掐的乌青也不吭声,爸爸妈妈说一她不说二,还常常帮妈妈洗碗洗衣服。
    梁天轻轻的抱起女儿,又轻轻的放到床上,替她盖好薄毯。女儿的床头贴着一张纸,纸上写着“距高考还有19天”。梁天轻声的叹口气 ,轻轻的走出房间,拉了电灯,小心的关上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8 20:12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