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回复: 0

罗桥的月色

[复制链接]

6510

主题

6510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9556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罗桥的月色
      
   
    三月的月末,我以“带队”的身份领着十八名美术专业的学生踏上了外出写生的征程。考虑到学院经费的紧张,我便决定不去太多的地方。目的地定的十分明确     
    经过六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踏在了罗桥的土地上。时间已是晚上八点多了,好在住宿的地方是托住在H县的一位认识不久的朋友给提前预定的。老板是个瘦长的约莫四十岁的男子,额头很平,颧骨很高。老板娘是个看上去十分柔弱的女人,不过那双大眼睛中流露着丝丝的坚韧。夫妇两个都十分的热情,尤其是老板,热情得让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似乎我是他的一位远方亲戚。房间虽然不很宽敞,但灯光还算亮堂。十二个女生,每四人一间。剩下的六个男生住在一间稍大点的房间。我住在楼梯口的一个小间,为的是招呼和集合他们方便些。也许是因为初到生地还不适应的缘故,那个晚上睡得一点也不踏实,而且身子稍稍动一下,床就颤动好半天,害得我整个晚上都在为掉到床下而担忧。
      
    写生工作并未在紧接着的第二天开始。我想应该先让学生们对周围的环境大致熟悉一遍,心里留下个影像后,再全身心地投入写生工作。
      
    罗桥的阳光七点钟的时候就已经十分的灿烂了。早晨,宣布了一些应该注意的事项后,我就把“自由”交给了我的学生。直到这会儿,我才放松地望了罗桥村第一眼。宽广的白昼将整个罗桥村层层叠叠地呈现在了我的面前。我不由地惊叹:“多么了不起的艺术品啊!”整个村庄就像刻在山上的一件伟大雕塑品。仰头望去,错落有致的房屋像一块块样式繁多木楔一样从山腰一直嵌到山脚。身后的不远处应该就是罗桥和月罗河了,因为我已经听到了河水召唤魂魄的声响了。回头望去,绿油油的麦田延展到了视线消失的地方。挂满绿芽的柳枝和小圆叶的杨树在风里轻摇着、响着。踩着粗糙的石头路向村子里走去,原先被遮掩的景象像电影里的剪辑片段一样很有节奏地跳进了视线。写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自己偏离了我这篇小说的本意,我应该向我的读者表示歉意。我要写的是一个女人,一个让我灵魂不安的女人。
      
    那是一个下午。准确的说,应该是傍晚。也就是我们到达罗桥后的第二天     
    “你画得真好。”
      
    忽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画笔差点没掉下去。回头看去,站在我身后的是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子。也许她感觉到了她的话把我吓了一跳,脸上正露着一副难为情的微笑。
      
    长长的秀发,浅淡的眉毛,温柔但深藏着忧伤的眼睛,朴素的着装,手里提着一个竹筐,竹筐里放着浅绿色的野草,野草上压着一个小铲子,木制的铲柄已经显得很旧了。这是她第一次出现在我眼前时的肖像。
      
    “你也喜欢画画吗?”我问她。
      
    “喜欢,但我不会画,喜欢看别人画。”她十分腼腆地回着我的话。
      
    “你们都是从城里来的吗?”她的眼中充满着好奇。
      
    “是的。来这里写生的。”我很和气地说着。
      
    “写生?就是画画吗?”
      
    “是的,就是画画。”
      
    “你以前来过我们这吗?”
      
    “没来过,这是第一次。听朋友说这里自然风光很美,我就带着我的学生来了。”
      
    我一边描着画板上的那轮即将落下去的红日,一边跟她说着话。
      
    “原来你是老师啊?”
      
    “嗯,我是……”
      
    “我妈妈过来了,我不能跟你说话了。”
      
    没等我说完,她就先打断了我的话,似乎她的话也没有说完。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好半天没有缓过神来。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发自内心地笑了笑。西天的落日还在继续“沉沦”,绚丽的余辉从月罗河的最远处一直打映到桥头。我没有再费神去想她的突如其来的变化,而是继续作着我的画。
      
    以后的连续几天,我都带着我的学生在月罗河的两岸搜寻着可呈在画作上的景象。她来过好几回,并且在一个和风熙熙的下午,她问我能否给她作张画。我很爽快地答应了。从她的稍微做了变化的着装,我能感觉到她是特地来找我为她作画的。我告诉她不要拘谨,越自然越好,不要去想我在为你作画。她倚着罗桥西侧的石壁,遵照我的吩咐望着遥远的天际。我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安静地画着……
      
    忧郁的美!是的,她的眼中流露着一股深远而又宁静的忧郁。这忧郁毫不掩饰,不但不令我感到有丝毫的不快,而且使我的心不停地波动。我的灵魂久久不能安宁。她有心事,重重的心事,这是她最最真实的内心情感。忧郁的眼神,忧郁的面部表情,我猜测着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的内心。创伤?需要[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baidianfengteseliaofa/xinlitiaojie/m/198.html]治病莫忘治心病[/url]向别人诉说和释怀的苦痛?一颗受伤的灵魂,一个让人产生怜爱的生命。那幅画我足足画了两个多小时,是我从事艺术工作三年来,首次感受到了有一种美能洗礼人的灵魂。
      
    “好了,画好了。”我伸展着腰对她说。
      
    “我看看,我看看。”她像一只欢快的鸟雀一样向我跑了过来。
      
    “给。”
      
    我把画递给了她。她投入地看着。
      
    “给你。”她又把画递给了我。
      
    “你不要吗?”我惊讶地问着她。
      
    “不,我不能拿回家里,你留着。”说完,她转身走了。
      
    说心里话,她的无意之语满足了我最大的愿望     
    …………
      
    “你在看谁的照片?”
      
    一个温柔的黄昏,她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我的身后,我像前一次一样被吓了一跳。
      
    “是……是我女友的照片。”我不好意思地回答着。
      
    “给我看看可以吗?”
      
    我把照片递给了她,她陶醉地看着。
      
    “她真有福气。”她把照片递给我的时候[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guanzhubaidianfeng/jianduanshebei/m/3377.html]海南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在哪[/url]说着。
      
    我不自在地收起了照片。
      
    “怎么?你想她了?”她的表情万分的真诚。
      
    “没,随便拿出来看看。”我难为情地说着。
      
    “你还要我为你画画吗?后天,我们就要走了。”
      
    “后天就走吗?”
      
    “是的,后天。”
      
    “不用画了,一幅就够了。”她忧郁地看着铺满金光的月罗河。
      
    “今晚,你能来罗桥这里吗?我想跟你说说话。顺便邀请你看看罗桥的月色。”
      
    “行,行的。”我犹豫了一下说。
      
    “那晚上八点钟我在这里等你。”
      
    她走了,留给我的又是一个飘逸的背影。我心乱如麻,难道我爱上了她?我心里十分的害怕,我下意识地诅咒着自己。
      
    那晚,我按时到了罗桥。她已经在那里了。月虽不是满月,但依然很亮。柔和的光从罗桥一直荡到了月罗河的尽头。桥下的河水吟着轻微的声响,凉风在周身欢快地嬉戏着。她的白色连衣裙在风里飘遥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像一挂小瀑布一样从头上飘了下来。一股女人特有的体香淹没了我的嗅觉。
      
    “罗桥的月色果然名不虚传。”
[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guanzhubaidianfeng/xueshulunwen/2088.html]皮肤病白癜风疾病怎么治[/url]
      
    “这月色可以画出来吗?”
      
    “可以。画这样的月色是一种享受。”
      
    “你相信缘分吗?”她问我。
      
    “相信。”我回答得十分坚定。
      
    “那什么是缘分呢?”
      
    “就是……就是……我也说不清楚,这东西很奇怪的。”[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guanzhubaidianfeng/jianduanshebei/3888.html]三大核心七大科技之一心理干预科技[/url]我笑着回答。
      
    她失落地把目光移向了远方,我尴尬地低下了头。
      
    “再二十三天后我就要嫁人了。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到时候你能来吗?”
      
    “你不喜欢他吗?”
      
    “这已经无所谓了,我妈妈已经收了人家的财礼了。你能来吗?我是真心邀请你的。”
      
    “我说不准,得看时间……”
      
    “不,你得来。我一生就嫁这么一回,你是我最想邀请的一个人。”
      
    她打断了我的话,她的话没有说完就哭了起来。我心明如镜,我痛苦的沉默着。
      
    “对不起,我没有控制住自己。如果不是天意让我碰到你,我死掉的心也许就永远的平静下去了。可是苍天却要我碰上你,还要我爱上你。但你有女友,如果不是她,我会向你求爱的。”
      
    我完全地沉默了,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向她作出回答。那一刻罗桥的月色在我们之间停止了一切运动。
      
    “你能吻我一回吗?”她打破了沉默。
      
    我搂住了她的双肩,我分明看到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流出,顺着脸颊往下滑。我吻了她,在那滴泪水未落下前吻了她,它的味道很特别     
    两天后,我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罗桥。六个多小时的行程,我却觉得似乎过了佛界的几个轮回。在车站,我见到了别了十多天的来接我的女友。我强拉着脸部的肌肉,做出高兴的样子。女友关切地问着我十多天的生活情状,我忍着一股痛苦回答着她的问话。我没有告诉女友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件事,不是我不爱她,而是因为我很爱她,我不忍心伤害她。纵使她不会因此而怪罪于我,我也不能对她诉说。因为女人对爱情是万般敏感的。即使我的行为是纯粹的无意,也不能再对她做出任何的伤害。我也终于明白,在这世间确有一种爱情是需要你独自带到坟墓里也不能给最爱的人说出来的。
      
    二十三天后,我如约地去了罗桥。我的灵魂备受煎熬,我不知我该不该见她,见与不见给她带来的都是伤害。为什么呢?难道人生就摆脱不了命运的戏谑吗?如果这无意间的相遇给她带来的仅是一次念想过的希望,那还不如上天在最初就不要安排这么一场相遇。我终究还是没有去见她,由于我的懦弱,我的固执,我的偏狭。
      
    站在一个她没有看到我的角落里,我痛不欲生地看完了她的婚礼。新郎是个面目略显呆滞的人,与她的生命气质极不般配。典礼结束后,男方家的亲友们高兴地欢呼着,而她的眼眶中却是盈盈的泪水,但它没有流出来。
      
    伴着欢快的奏乐声和人们的欢呼声,她被送入了洞房。我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一个忧伤的灵魂被一群欢畅的灵魂推进了万丈深渊……
      
    怀着沉重的心情,我离开了罗桥。柔和的风从车窗吹了进来,轻抚着脸颊上的泪痕。我默默地向佛世求愿:给我和她一个来生。
      
    ……
      
    为她作的那幅画,一直挂在我的书房。我期待来生能与这个忧郁的灵魂相爱一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8 19:19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