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我逃离大江户的日子

[复制链接]

1473

主题

1473

帖子

444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441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逃离大江户的日子
      
   
      
    我还是在逃亡,好象这20多年我一直在逃亡,先从伊贺里逃亡,现在又从江户城逃亡。不过这样可以让我感觉我从一个活死人,转变为人!是的,当时的我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是这个世界让我逃亡,是一些人让我逃亡,也是我自己让我逃亡。
    牵着那匹曾经跟我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战马,马老了,但依旧雄壮,还可以撒蹄飞奔,还可以仰首长嘶,还可以跟我共度余生。在心里问了自己很多变,我该往哪里去呢?哪里还能收留我这样的人呢?正走着,前方一个人影出现在我面前,哦,是鸣尊,我在江户城天诛组的上司。他也看到我了。
    他苦笑道:“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是我遇见你?”
    我没有回答他,谁能回答他呢?我拔出配刀。
    也苦笑道:“拔刀吧!”
    他叹了口气道:“你走吧!你有今天,我也有错,既然杀了你,错误也不可能挽回,我又何必杀你呢?”
    我收刀入鞘。看了他一眼,从他身边走过。
    “站住!”
    鸣尊大声道:“你……多加小心,江户派出了大量的正规军和忍者……你……”
    我依然没有说话。那天下着雪,将大地的一切都容入雪饿怀抱,大地什么都能容下,为什么不能容下小小的一个我呢?雪依然在下。
    第二天,我来到一个小村庄。还是清晨,路人很少,没有人注意我,在这样的时代象我这样的浪人太多了!我走到村庄的尽头,一间不算大的屋子,门虚掩着。我推开门进去,一股久违了的酒菜香味扑鼻而来,屋里光线很暗,我调整着眼睛的感觉,终于看清楚了,屋内摆设简朴,但很有人情味。摆满了酒菜的桌旁坐着两个人,忍者郎太乱,我伊贺里的唯一一个好友,真名桃太郎,我大江户的唯一一个好友。看见我进来,他们都高兴地站起来,今天是难得的让人高兴的一天,没有仇恨,没有逃亡,只有[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baidianfengteseliaofa/zhongyizhiliao/m/4059.html]白殿疯前兆图片详谈治疗常识[/url]朋友之间的友情。和他们两人推杯换盏,直到三个人都醉了。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准备上路了,我推门的那一刻,两人都站起来了。
    桃太郎道:“八鬼,你这算什么?你还当我们是朋友吗?”
    郎太乱也埋怨的看着我。
    我叹了一口气道:“我当然当你们是朋友了,我现在也只有你们两个朋友了,我不想连累你们。”
    郎太乱道:“八鬼,我们可是从伊贺里,活着出来人啊,你这算是什么话?”
    我刚要回答就听见远远的有马蹄奔腾的声音,知觉告诉我,追兵来了。他们也感觉到了。
    一起大声道:“八鬼!你快走!”
    “可是你们……”
    “你再不走,我们就在你面前切腹!”
    我走了,走的远远的,我的身后,是一片熊熊的火光……我走了,带着两个最好的朋友的生命走了……雪还是下着……我一口气跑到一条小河边,用河水清洗着自己的脸,很长时间没带面具的脸。
    对着河里自己英俊的倒影大声骂道:“八鬼!你是个懦夫,你无能,连你自己的朋友都救不了。”
    那一刻我想到了死,不我不能死,我死了,朋友的死还有什么意义?还有谁能替他们报仇呢?我还是在逃亡,一直逃到北信浓的边界,望着远处的山头对自己说道:“过了那个山头,就是北信浓的地方了,大江户的人不会这么快赶到的。我骑上马,打算一口气跑过那座山,那座山越来越近,却好象怎么也跑不到头,就要到上山的路了。突然从路边闪出三个骑马的武将,大江户的青年将领,平教经,小翼,玉澡。
    平教经笑道:“八鬼兄久违了。”
    他们为了追我,竟然抛弃了大队的军[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baidianfengchangshi/zhengzhuangzhenduan/1797.html]患者使用哪款铜餐具对白癜风最有用[/url]队。不过可能是长途跋涉的原因,他们三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疲惫状态,但即使是这样,我也不可能打赢他们三个人。我唯一的办法只有逃跑,逃到北信浓。我拿出亮银,准备着最后的挣扎。
    小翼看着我道:“放弃吧,八鬼,你没有一点胜算,不如让我给你个痛快,我一定让你不会体验到死亡的痛苦。”放弃,叫我放弃。反正我不免一死,干脆拼命一搏!我也不答话,挺便刺,和三人战在一处,俗话说“一将拼命,万将难敌。”一时间双方打成平手,没有好的机会让我逃走。一楞神的工夫,平教经的大刀砍到,我奋力躲闪,还是没能完全躲开,肩膀挨了一刀,深可见骨。就在此时平教经挥刀又砍,小翼的双剑也劈到,玉澡的长也刺来,我忍住疼痛,大喝一声,连续挡开三人的进攻,又看准其中最弱的玉澡,使出自己的绝技“连环三”,玉澡果然不住的后退,躲开我的进攻。我看准三人之间的漏洞,又连续两,逼住平教经和小翼。双腿用力夹马催马狂奔,那三人也飞快跑来,可惜他们人马具疲,被我拉开距[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guanzhubaidianfeng/meitibaodao/m/2326.html]激光与白癜风有什么关系[/url]离。疼痛的感觉让我的头有点晕,突然听到背后有破风的声音,完全躲开已是不可能,后背偏左的地方被弓箭射中。我当场昏迷,趴在马背上……
    三人追到一个寺院,只见,寺院外有着大队人马。几个武将护着一个年轻人从寺院中走出,三人走向前。
    平教经对着那个年轻人道:“嗨!有没有看见一个骑着马,受了伤的人?”
    一个武将喝道:“大胆,见了北信浓国主,竟如此无礼!”
    三人大惊:“属吾等无礼,我们正在追一个重犯。”
    年轻人就是真田秀歧,他淡淡一笑道:“他已被我收留,你们可以走了!”
    平教经刚要上前,被小翼拦住了低声道:“你想干什么?这是人家的地方我们占不到便宜的!”
    平教经道:“秀歧大人还想两家和好的话,请将人送于在下,我们好回去复命,不然他日定当再来讨教!”
    三人走了。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我的伤口包的很好,几乎没有疼痛的感觉了,我发现我依然活着。一个威武的年轻人站在我的身旁,我认得他,当年他来过大江户,不过他一定不认得我,因为当时的我只是个忍者。
    他微笑道:“你醒了?别乱动好好养伤!对了,你的名字是?”
    我很久没有看到如此亲切的笑容了道:“我叫八……八神……八神行天!”
    我既然无法面对我的过去,为什么还要叫八鬼呢?我是八神行天!没多久我的伤好了,我加入了真田家,从此结束了我的逃亡,我回到了我的家,真正的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8 19:49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