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0|回复: 0

伊斯兰之夜

[复制链接]

1820

主题

1820

帖子

549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498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坐在那里依旧犯困,马东走过来用胳膊拐了拐我,笑着问:“还在生我的气呢?”

  我一时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又提醒似的说:“昨天中午的事呀?”我恍然大悟,笑回道:“我都快忘记了,你又不是故意的-----。”

  “没有就好,就怕你生气呢-----都快周末了,也该打起精神来呀,怎么还闷闷不乐的样子?”见我不答,他又凑过来悄悄问道:“听说你和柴文君吵架了?”

  “没有,没有----你不要听人胡说啦。”

  “一定是,”他坐下来,“你瞒不了我的,你脸上都写着呢。”

  “不要你管,多事。”我推开他,不要他坐。

  他站起来,嬉皮笑脸的样子,“我才懒得管呢-----我是来叫你去我家玩的,后天是我们的开斋节。”

  我大吃一惊,“今年怎么提前了?”

  “是,我们是按自己的回历算的,没有按阳历算------你去不去?”

  我想了想说:“还是不去了吧------”

  “为什么?为什么不去?”

  我笑而不答,他又说:“心情不好才更加应该去嘛,就当是散心呀。而且我就请了你一个,这么够意思你也不赏脸吗?”

  “上次考试没有考好,周末还想复习一下,还要去陈老师那里补课------。”我说,其实也只是一个借口。

  “去嘛,我们还要去清真寺诵经。”他用我感兴趣的东西诱惑我,见我无动于衷,他又继续说道:“还要洗身,还有好多你从没见过的习俗呢。”

  我开始兴奋起来,不知不觉便动了心。刚要开口,却见化学老师夹着一本书走了进来,马东对我眨了眨眼睛道:“一定去哦,一定去。”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充满了期待和感激。

  第二天一大早,马东便跑我宿舍来催,“陈老师的课我已经帮你推掉了。”他一进门便说。

  “什么?推掉了,那班主任知道怎么办?她要是知道他的得意门生竟然逃课去玩,还不得疯了才怪。”我一面穿衣服,一面这样回答。

  “不要管她啦,她是不会知道的。”见我穿好衣服预备要走,他又提醒道:“把大衣带上,晚上会有些冷。”我取了大衣,便跟着他往车站赶去。

  约摸坐了一个钟头的车,便到了他家。“怎么样,这里的乡下和你们那里的有什么不一样吗?”他笑着问我。

  “嗯-----到底是首府,果然要比我们那儿气派多了。”

  近了他家的院门,便立即感受到了节日的气息。走廊两旁摆满了火红地鸡冠花和指甲花,地面全部用水冲过,葡萄架似乎也刚用水冲过,到处看上去都很干净,让人觉得舒服极了。

  马东喊了一身妈妈,马母应声迎了出来,我问了好,感觉有些拘禁。马东笑道:“放心吧,回族人都是很热情而好客的,你放自然些吧。”

  马母笑着说:“别客气,也难得来一回,你和马东又这么好----。”一面又将我让进了里屋,我见桌上摆满了瓜果,却没有人,便问马东缘故,马东回头问他母亲:“他们都洗身去了?”

  “是,你也快些[url=http://pf.39.net/bdfyy/xwdt/]白癜风医院太原哪家好[/url]吧。”马母回答说。

  “洗身?我也要去。”我在马东耳边悄悄地说。

  “你不能去,他们会说的。”马东紧张地说。

  “会说什么啊?你不告诉他们我是汉族,他们也认不出来。”

  “你长得还是不像回族嘛。”

  “我想去看看,不是你说的要让我长长见识吗?”

  马东想了想,无奈的说:“那好吧,不过我们得小心些,不要让我妈发现了。”

  我点点头,学着他的样子,提了一只精美的铜壶,跟着他从后院的门出去,来到一条小河边。马东找了一个野草比较茂盛的地方,招手叫我过去。

  “干吗要在这里呢?野草这么多,会扎死人的。”我走过去问。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他一面说着,一面将那些扎人的刺草除去。等到都清理干净了,他便开始脱衣服,脱完以后,他又叫我脱。我张大了嘴,惊得说不出话来,看着他赤条条的站在我面前,竟有些不知所措。

  “你不是说要洗的吗?现在又反悔了?”

  “就在------这里洗?”我紧张的问,心里却在想:如果是这样,那女的又在哪里洗呢?想想她们的习俗,大多都蒙着脸,便不好意思问马东了,况且这也不礼貌。

  “你发什么愣呀?”马东见我不说话。

  “可是-----你又没说要脱光啊?有这个必要吗?”

  “好了啦,不啰嗦了。这是习俗,不脱光怎么能洗干净呢?再说我又不是女的,你干吗还害羞啊?”

  “哦----- ”我呆呆的应着,一面也脱了衣服。学着他的样子,从脸开始往下洗,水是用铜壶从河里打上来,然后从壶嘴倒出来,用手均匀的涂抹在身上。起先我还不太习惯,心想何必这么费力呢?马东解释说:“这样流出的水才是干净纯洁的。”

  我笑笑:“什么逻辑?”

  “哎呀,习俗就是这样的,你也不用奇怪了。”

  擦完身,马东又开始洗鼻孔,耳孔,腋窝,以及身上所有带毛的部位,他洗得很认真,见我像看外星人般的盯着他,脸有些微红,“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把我看得都不好意思洗下去了。”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慌忙低下了头道:“你洗你的吧,就当我不存在好了。”一面迅速穿好了衣服,沿着和往上游走,心里却在想,这样洗身真的是太恐怖了。

  “你要去哪里?”马东见我要走。

  “随便走走,你快洗吧,我等你。”

  “不要去那边,他们都在那你洗呢,会生气的。”

  “知道了,我走不远的。”我一面答应着,一面却在想要去看个究竟。

  沿河没走多远就进了一片小树林,刚走几[url=http://m.39.net/pf/bdfyy/]白癜风治疗用什么方法好[/url]步便听见一阵阵的笑声。我慌忙止步,躲在草丛里看。河边做了许多人,同样是一人手里提着一只同样的铜壶,一边洗,一边在说笑。有的人洗完了,坐在河边,嘴里念着什么,似乎是在祷告。我正看得入神,忽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人,我吓坏了,不过还好,是马东的爸爸,家长会上我见过,所以认得。他看到我有些吃惊,笑问道:“你和马东刚来吗?”

  我定了定神,回答道:“是啊,刚才还还和他在一块儿呢,怎么眨眼工夫就不见了?”我故意装作东张西望的样子,“我听见这里有声音,还以为是在这里呢,刚来就碰见你了------还真巧。”

  “你不用找了,他可能洗澡去了。你先回去坐会儿,他可能一会儿就好了。”

  “哦----”我装作领情的样子,赶紧开溜。还没跑到一半,人却要笑倒了。

  没过多久,大家都洗身完毕回来,马东也早回来了。人一多,气氛便开始热闹起来,有一中年男子道:“刚才我好像看见有人在看我们-----。”

  “有这回事?你看错了吧。”

  我听见他们的谈话,心立即虚了起来。马东偷偷瞅了我一眼,满脸的坏笑。我低下头,不敢说一句话。

  到了傍晚,马东开始换新衣服,还带了礼拜帽,穿了一件黑色的坎肩,看起来神采奕奕。“我帅吗?”他笑着问我。

  “比平时可要人模狗样多了。”

  他笑着瞪我一眼,“晚上要去清真寺,你只能一个人呆在房子里了。”

  “不行,”我哪里肯依,“我也要去,说好了的。”

  “可你不是回教[url=http://pf.39.net/bdfyy/]青年白癜风有效治疗方法[/url]徒,他们是不会让你进去的。”

  “你就说我也信仰伊斯兰教嘛,骗骗他们总可以进去的-----”

  “说的容易呀-----那里也不好玩-----”

  “我知道,可是我想去看看嘛。”

  “先去吃饭,到时候再说。”

  我们来到客厅,见满满的坐着全是人。年龄稍大的长辈和贵客坐在正中间,其余的坐在两边。桌上摆满了回民的特色点心,油香、馓子,大卤面、肉炒面、豆腐脑、粉汤等。馓子和豆腐脑还可以,杂碎太腥了,粉汤也太酸,勉强吃了些,便不好意思再呆在桌上,毕竟我是一个汉人,不能去叨扰他们的节日。

  我在马东的卧室刚睡了一会儿,马东便进来了。“你怎么这么快就下桌子了?”他问。

  “吃饱了------”

  “吃不惯吗?你们许多人都吃不惯羊肉的膻味儿-----”

  “馓子还可以----你们不是封斋了吗?”我忽然问。

  “是,拂晓之后,日落之前才是不能进食的-----况且我们现在已不是非常忌讳了,尤其是小孩子-----。”

  “哦,”我点点头又问:“那你们什么时候去清真寺?”

  “快了,阿訇叫的时候就去。”他说完又凑过来,神秘的笑笑,道:“今晚的阿訇是我的舅爷-----。”

  “真的吗?那又怎样呢?”

  “刚才我跟他说了,他同意让你进清真寺------”

  “真的?”还没等他说完,我早已高兴得跳了起来。

  “是------不过不能近正厅,只能在外面看-----”

  “当然当然,我本来就只是想看看而以-------”正说着,外面便想起了阿訇的召唤,声音从老远传来,听起来觉得古老神秘而虚渺。我仔细听了听,问马东:“你们好像喊的和维族人的不一样,维族阿訇喊的好像是什么‘呀利呀----呀’什么的------”

  “不懂就不要胡说了,是-------”他说完就要走,可是我什么也没听清楚,便追上去问:“什么?你说的是什么嘛-----”

  “走啦----去晚了可不好------人多了你是会有麻烦的----”马东在前面说,一面走得飞快。

  我不敢懈怠,快快的追了上去。等到了清真寺门口,就见已站了许多人,阿訇还在房顶上喊着。我问:“什么时候开始啊?”

  马东望了一圈周围的人答道:“应该快开始了-----你一会儿少说话,免得----”

  “我知道,我知道-----。”我迫不及待地说,“我不进去,就站在门边看------”

  刚说完,阿訇便从房顶上下来了,领着教徒们近了清真寺,我也悄悄跟了进去。那些回教徒们在一起互相问候了一下,便跟着阿訇近了正厅。而我此时却只能留在外面,静静的看着他们。

  夜凉如水,况且又是在乡下,比别处要潮湿些,所以倍觉寒冷。月亮也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云里,看起来像是要下雨的样子。我望了望里面,见马东他们正专心地跟阿訇诵着经,那阿訇半闭着眼,嘴里念着什么。我不敢出声,也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因为害怕惊动他们。我在门边来回踱着,冻得受不了,又不敢跺脚,才开始后悔起来,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倒是显得怪无聊的,眼下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

  差不多已过去两个小时了,可马东他们还没出来。偏偏此时又起了风,而我又感觉到饿了,那滋味简直无比难受。大概有过了一刻钟,马东跑了出来,我喜出望外,“完了吗?”

  “嘘----”他做了个别出声的动作,“我偷偷跑出来的-----”

  “哦,”我立即没精打采起来,“那还要多久?”

  “你怎么样?”他笑着问。

  “我------冻得要死,饿得要命,还有----无聊得发疯-----”

  “哈哈哈-----”马东几乎要大声的笑出来,“我说什么来着,叫你吃饱吧,现在禁食了才说饿-----”

  “我吃不怪羊肉嘛--- --”

  “我叫你穿了大衣的,你还觉得冷吗?”

  “是啊,今晚格外的冻,我在南疆都生活习惯了,肯定受不了这里的严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8 19:29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